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一吻的去向(end)

架空甜饼
复健找手感 字数3400+

田川路过学校附近的那家面包店,里面有卖一种抹了草莓酱的三明治,夹生菜肉松鸡蛋和火腿,好吃是好吃,价钱也很够呛,他上学时的零花钱大多省下来去上网吧了,没几次舍得把钱花在这儿的。

他记得的只买过两次,一次是买给前女友,一次是买给别人,那个女孩子已经沉浸在回忆中很难再被他想起来,那个三明治他分了一口,味道根本记不得了,只知道很甜。

草莓酱好吃。

他今天难得路过时走进去一看,发现这种三明治还是有在卖,以他今天的眼光看觉得价钱也还可以,当做饭后的点心挺合适,他买了一个放进背包里,今天是周末,店里还有几个穿着校服的学生,这身校服他也有几套,现在还压在他父母家的旧衣柜里。

田川听见那几个学生在抱怨过于严格的教导主任和数学测验的最后一道大题,稍微有点触景生情,他在收银柜前一边结账一边开始想起很多自己以前的事,他的中学时代过得中规中矩,做过最出格的事大概就是逃了晚自习跑出学校去通宵打游戏,当时他们晚自习管得松,也不像现在听说要班主任点名,经常几个人商量好了就翻墙走了,第二天从早读睡到第三节课,基本上清醒了就差不多准备下了课拿饭盒去食堂,不过那都是高一高二时候的事了,高三他还是有好好学习的,不然现在也不至于有脸回学校去看老师,他当年还是课代表来着。

从老师家出来时快下午五点了,本来师母想留他吃饭,但他想着晚上还有事,就提早告别了。

等田川打了车赶到跟人约好的饭店门口时,Alex已经提前到半个钟了。

他找不到包间的位置,给老白打电话后老白跟他说叫Alex出来接人,其实他高中时跟Alex没什么交情,而且已经好几年没见面了,再见时差点没认出来,还是Alex先跟他搭话的。

Alex戴着的黑色口罩拉到了下巴,长得又高又瘦,整个人就像一根黑色的竹竿,田川看了觉得好笑,听到他的声音才勉强记起来。

虽然有时候他宁愿自己记不起来。

这变得也太多了吧……两个人一起站在电梯里时田川有些尴尬地拧开了脸,他记得Alex以前只到他的胸口。

当时Alex只有初二,瘦小得校服里都空荡荡的,皮肤蜡黄,像营养不良的豆芽菜,一到冬天田川甚至觉得风就能把他刮走,跟Alex的第一次见面实在很让人意外,他差点以为Alex是个小学生。

对方实在太矮了,说话声音也轻,田川翻墙落地时被他吓得头皮发麻,街上的路灯昏暗,他们的学校建在郊区,入夜之后行人就很少了,所以田川首先注意到的其实不是站在墙边的Alex,而是他对面的一群小混混。

那群人身上还松松垮垮地穿着校服,凶神恶煞的,田川估计自己这是撞上勒索现场了,不过为首的一个好像认出了他来,嘟囔了一句:“老白的……”后面田川没听清,不过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话。

总之他没有被拦,其实这事儿他也不是很想管,主要是不想给老白找麻烦,到时候打起来是小事,老白都高三了,万一头上落个处分啥的,影响考试,所以田川当时犹豫了一下,想转身就走。

他刚走出去两步,听见身后传来一声闷响,像什么人被打了一下。

总之当晚的前半夜田川是拉着Alex在小诊所里过的,网吧也没去成,不过他没受什么伤,毕竟跑路的速度够快,Alex一开始挨的那一下就有点严重了,都说打人不打脸,他现在右脸肿得厉害,田川是没有被那样打过的,但是想了想还是觉得很痛,医生给他涂药时田川看见他一直皱着眉。

“不哭啊,”田川哄他,其实Alex像只鹌鹑的一样,话少,田川把这理解成腼腆,“哥哥明天给你买糖。”

后半夜田川也没办法,只好拉着他一起去网吧,他在打游戏时Alex就坐在一边看着他,当时在选机子时就特意选了旁边这台是坏的,这样Alex在座位上窝一晚上也没人赶他,第二天田川趴在课桌上睡得昏天黑地时,他还有精神能好好听课。

一大早天亮了以后田川带着Alex去街边的早餐店,吃完面后就打算回学校了,田川还记得昨晚跟他说要给买糖的事,但最后买了那个草莓酱三明治,面包店把出新品的海报贴在了玻璃门上,田川心里惦记着如果味道好的话下次来买去送给喜欢的女孩子。

总之他就给Alex买了那个三明治,那时他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后来田川好像没再听说那伙小混混再找Alex的麻烦了,不过他把那归功于他们都被老白和瓦不管打怕了……在他毕业之前,他都没有再见过Alex,结果今天突然再遇到是真认不出来。

目测Alex已经比他高了十厘米,可能还要更高,当年那个只到他胸口的豆芽菜已经不见了,看得田川感觉心里都受到了某股冲击,他当时之所以要帮Alex其实也是看他挺可怜的,一下子就热血上头了,谁能想到几年之后他都得仰着下巴看对方。

他们之间一直无言到进了包间为止,田川看到老白的那一瞬间甚至觉得感动,他落了座,Alex就在他对面坐下来,之后他才知道Alex大三就开始在老白的公司实习了,当然说是个公司,其实才刚刚搞出一个能看的样子来,田川倒是没参与这个,他大学毕业后就去了学长的工作室,好几年来他们这群高中时的朋友才第一次聚头。

大家都知道田川喝不了酒,两瓶啤的就够他趴到桌子底下,弱得很,所以他一个人开了罐椰汁,Alex夹菜时抬眼一看他,发现他面前摆着一罐椰汁,嘴角提了一下,又马上压了下去。

田川本来是打算一口酒精都不碰的,但是后来他们在KTV时啤酒摆得一桌子都是,他都觉得瓦不管是直接叫了两打,他嚎了半天麦终于被忍无可忍的老白一脚踢了下去,那时觉得口渴了,可是喝的就只有这个,他硬是灌了半瓶下去,醉得头昏脑涨,瘫在沙发上眼睛都睁不开。

包厢里昏暗一片,只有屏幕和转动着的灯光,暖气也开得很足,田川头晕得不行,动都不想动。

有人在点歌的屏幕那儿划拉着手指,有人在玩游戏,还有的人在唱歌,那是一首温柔的粤语歌,歌词也没谁听得懂,跟唱的人也学得不怎么样,但胜在足够轻,足够慢,足够让田川感觉有个人坐在了自己身边,轻轻问他:“你醒着吗?”

田川自然是醒着的,他还听出来这是Alex的声音,但他没力气睁眼,更不用提说话,那首恋歌愈加让他的意识飘远,当他嘴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带着一股雪与松的冷冽气息时,他整个人昏昏沉沉,如在梦中。

他好像睡了很久。

老白来叫他时已经是凌晨六点钟了,田川习惯性在沙发上滚了一下,差点掉下去,他翻身坐起来后发现自己睡了大半夜竟然没人给他披件衣服什么的,一边抱怨一边想去厕所洗把脸,余光看见Alex好像在往身上穿一件黑色的外套。

当他满脸都是水地抬起头来看着镜子里自己有些浮肿的脸时,他才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

田川出去后不太愿意直视Alex,就算偶尔看几眼也会马上移开目光,反观Alex依旧若无其事,心理素质好得不行,仿佛昨晚那个做贼似地来偷到一吻的人不是他。

他走到外面被冷风一吹才觉得清醒一点,脸上的热度蓦然散了,只留下些许红晕,他吃早饭的胃口挺好,还多加了一个茶叶蛋,他昨晚睡得很足,跟一群通宵的人憔悴的脸色比起来显得他精神不错,谁都看不出来他现在的脑子里一团浆糊。

为何要亲吻?为何要喜欢?

Alex上高中时田川已经进入高三了,他不再晚自习翘课去网吧打游戏也不再频繁地被老白带出去玩,Alex看到他的机会少而又少,只知道他跟女朋友分手了,那份草莓果酱兜兜转转到头来又只属于Alex一人。

他整个高中都在长个,身高像要把之前缺下的加倍长回来似的不停往上蹿,一年里就换了好几套校服,后来干脆直接就买大了好几号的,没想到到最后那套校服还是短了很多,他自然还记得那晚他们俩逃命时田川拉着他的背影,只是每次回忆起来时,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了。

他偶尔在学校里遇到田川,对方自然完全认不出他来,路上碰见也只是擦肩而过,Alex回头去看他时,突然发现对方比自己矮上了那么一点。

这个发现就像一个从突然从土里冒出来的芽尖儿,从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那里还有这么一颗种子,也从没有人想过它要发芽,但它到底是这样冒出来,让Alex看见了。

聚会的前一天Alex特意去理发店剪了个头发,看起来更精神一点,当时老白还觉得他莫名其妙有点紧张,那怎么办,他就是紧张,一如那晚他看见本打算要走远的田川突然回头的那样紧张,那种紧绷感一直持续到他在昏暗的包厢角落里微微偏着头碰到田川的嘴唇,一股甜味和酒味混在一起,让他持续痛苦着的紧张如烟消云散了。

Alex并非没有注意到田川的目光,于是他又开始痛苦,昨晚的那一吻依旧属于蓄谋已久的肖想,哪怕从那以后再也不会有,也无所谓,因为本来连一开始就不应该有。

他和老白送田川去车站时,看见他突然回了个头,那时老白都已经走出一段路了,Alex看见的田川与记忆中的那次重叠在一次,不过这次的田川没有冲过来,而是脸上带着笑,用手指在嘴唇上摸了一下,隔着老远向他做了个飞吻。

一吻换一吻。礼尚往来。

end.

评论(19)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