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最冷一天 11

11

落到地面以后那股在通道里的土腥味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硝烟味,不过令人意外的是想象中的腐臭味并没有出现,而且田川抽了抽鼻子,发现这里面的空气还挺新鲜的,不太像闷了半年的样子。

他瞟了一眼马老六,发现对方老神在在的,好像完全没有发现这个不合理的细节,于是他也压下了刚刚出现的一个念头。

这里之前应该还有人来过吧。

田川心里怀疑是这么怀疑的,但看马老六这理直气壮的样子他也不太好问,说不定是官方比较机密的情报,谁知道了谁就要被灭口,田川没那么多不必要的好奇心。

之前按Alex的说法,这种干枯的丧尸被弄断脊骨好像也不会失去行动能力,他们也没太指望一个小小的照明弹能解决问题,刚刚落地时还遇到了麻烦,不过现在,最后一具还能动的干尸已经被Alex踩在了脚下,马老六正蹲着观察它。

灾难发生已经半年了,但依旧没有人研究出丧尸的活动原理,如果说它的行动能力是来自于骨骼,但高低温都会影响它的活动,如果说是来自于神经中枢或者是体内的病毒,但不破坏它的脊椎又没法让它停下来。

老白的目标从来都是带着他们活下去,在哀鸿遍野的凄惨环境中杀出了一条活路来,时至今日他们五个人都还能喘气,他做得很好,但在对敌人的研究这方面,他们确实和官方没法比。

活下来就已经很难了,他们没心思去拯救世界。

田川还在等马老六做结论,周边散着一些破碎的肢体和器官,已经看不太出来人样了,而且因为是干尸,既没有腐烂的肉块也没有半凝固状态的血液,很难让人有什么不适感,田川更多的注意力还是放在Alex脚底下的那个东西上。

与其说那是一整具干尸,其实只剩下胸口以上的躯干,双臂也不翼而飞,它脸部枯槁,肤色呈现一种不自然的酱色,头发也脱落了,根本看不出原来的长相来,就算失去了身体,脖子和嘴还是在不停地动着,如果不是Alex把它踩住它可能还是能继续移动,田川看见它的牙异常的尖,不难想到要是被它咬住了能直接被咬碎骨头。

“跟他们也说一声,爆头就没事了。”马老六看了半天只简单说了一句话,他站起来时轻轻叹了一口气,田川有些失望,看见Alex一脚踩碎了干尸的头。

它终于不动了。

十六打开对讲机的电流声在安静的环境里变得有些刺耳,瓦不管的声音从另一头传过来,就算听见他们的警告,他的声音听起来也很漫不经心,田川和十六知道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倒是马老六听了,皱了皱眉。

他的做事风格一贯谨慎且保守,不擅长赌也不擅长冒险,这从他把第一次下地的时间硬生生往后拖了这么久也可见一斑,他对瓦不管这种态度的不满现在也不好表现,怕散了军心,但作为团队里的绝对领导者,马老六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还是经久不散。

那种预感并非来自潜意识里的偏见或者是毫无道理的消极心态,而全部来自马老六今时今日依旧健康地活着的经验,来自他在逃脱了死神的无数次追杀以后积累下来的直觉,在场所有人都没有,连Alex都不一定会有,那是差距。

他越来越感觉局面的不稳定性,他是这个临时团队里唯一的支撑,如果他出了意外,很可能四个人都会死在这地底下。

前几天他们就已经凑在一起研究过这个地下研究所的简单结构,毕竟不可能说服合作者在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为他卖命,比如存放资料的档案室和实验最重要的项目的地点,他们几个人都知道,但真正落到实处,还是得靠马老六。

而且还有一件事让他很忧心。

Alex从头到尾没有明确说过自己需要的究竟是这里面的什么东西,就连同意合作也是前不久的事,马老六只能判断他与自己确实没有利益冲突,只是情况瞬息万变,万一Alex临时起意要反悔,光靠他那本事也够喝一壶了,未知的情报总是让人警惕的。

马老六不动声色地收回了在Alex那边掠过的目光,把注意力放在了田川身上,那时田川正在给他报时间。

他们刚刚下来八分钟,离瓦不管和麦兜所在第二队要下来的时间还差一百一十二分钟,离一场更大的爆炸要发生还差一秒钟。

在那短暂的一秒钟以后,巨大而明亮的光蓦然在走廊的另一头出现。

tbc.

评论(11)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