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文字流泪。

我其实看书看得少,四大名著一本都没看过,鲁迅巴金史铁生也只能说是从课本上看到。

中学时代接触日本文学,说得好听,其实太宰治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也没有看过,只是把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和《海边的卡夫卡》翻来覆去看了,有些情节现在记得一清二楚(对我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甚至现在想想,像我活着就只看了这两本书似的。

至于欧美文学……小时候十分中意《王子与贫儿》和《羊脂球》。特别是《羊脂球》,我那时还够不到冰箱顶,就已经首次意识到了小说的伟大之处。高中时囫囵吞枣看完一本《复活》,从学校图书馆借来的,真的着急还,纸张又黄又软,墨字印得歪歪斜斜,看完之后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想,或许感慨过啰嗦的描写。后来大学时看雨果老头的《悲惨世界》,绝嘞,什么叫啰嗦,这就叫啰嗦,结果放到现在未曾看完。

今年暑假看的《霍乱时期的爱情》,看到一半终于看明白这“爱情”究竟是哪门子“爱情”,我慌忙翻到最后一页,好,原来真的是这档子“爱情”!气得我马上闭麦倒退八百里。这样一想,原来我还有蛮纯情蛮保守。

乱七八糟的脆皮鸭文学和言情也看了不少(不如说是最多),同那些翻阅过的书目一起通通被我遗忘,在空白的记忆中像抓不住的雪风。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