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最冷一天 10

A哥:今天的瓜瓜也没有喜欢上我_(:з)∠)_

10

将那扇两开门推开之后,Alex一脚踹掉了破破烂烂的扇叶,露出一个勉强容人通过的窄小洞口来,有腐臭味漫上来,下面漆黑一片,也不能指望原来的照明系统还能用,他打开了手电筒往下照。

马老六的声音从上面传过来,问他“看到什么东西没有”。

田川倒是在有局限的视野里看到了几个摇摇晃晃的黑影,样子看上去像人,不过想也知道是刚刚那种比普通的丧尸更干更瘦的东西,像被烧焦了的人体。

里面发生过火灾?田川暗暗猜测道,说实话他对灾难发生后的各种局势都一头雾水,不清楚幸存下来的人类分为了哪几派,也不清楚丧尸的具体情况,如果不是一直跟老白在一起行动,他就算不死在丧尸手上,也会死在自己人手里。

这种干尸状的丧尸他以前从来没见过,Alex倒是有点见怪不怪的样子……虽然田川觉得他可能只是无所谓。

Alex往下扫了一眼,很快回答道:“起码有五个。”

如果不是考虑到研究所的特殊性,田川都想提议直接扔一个手榴弹下去就完事了,但谁也说不好下面的机器里有没有存着什么要紧的资料,一炸就算炸没了,马老六是最清楚这个实验室构造的人,所以Alex说完这个算得上糟糕的消息之后,大家就都不开口了。

Alex的手电筒一直固定着照在一个地方,有些干尸在光的边缘移动着,有些鬼影森森的,田川看了一下发现它们好像在特意避开光源的直射,但因为Alex挡在他前面,他一直看不太清,等他反应过来时他的手正下意识地摁在对方肩膀上,一边还轻轻用力想把他推开。

Alex看了他一眼把他搞得有些心虚,但一边又自己侧着身贴着墙壁站,让开了一个位置来给他,田川木着脸没回应他的视线。

他收回了放在Alex肩膀上的手,稍微换了个位置撑在墙壁上,因为他的落脚点比Alex更高,把身体往前探的姿势就变得有点吃力了,他倒是想把手直接撑在对方身上,也只是想想而已。

但这个时候嫌弃对方碍事好像也不是这个道理,他自己打开了手电筒往下照,转着手腕想看到更多的东西,然后发现这些干尸的避光性也不是这么强,顶多算得上厌烦罢了,他的猜想落空,变得有些失望。

他不能再继续看了,这种扭曲的姿势维持不住很长的时间,手臂一用力想把自己撑起来,没想到手掌在这个时候猛地滑了一下,他整个人就要倒栽下去。

那个时候田川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甚至没有想到自己就这么摔下去会不会直接把脖子摔断,因为发生得太快了,连一声脏话都还没来得及骂出口,Alex就抬起脚勾住了他的腰,他感觉胸口一闷,整个人就被这么一脚卡住了,停下来他要往下掉的趋势。

这个小小的意外把后面的十六吓了一跳,他出声抱怨田川的粗心大意,一边感到后怕,显然他也清楚如果不是Alex抬脚拦住田川的话他就要直接摔下去了,至于为什么是用脚……Alex手里还拿着枪。

田川差点被他一脚顶得连昨晚的晚饭都直接呕出来,他难受地咳嗽了几声,声音都有点哑,像之前脖子上的伤还没好的时候,他感觉Alex的脚在用力往上,直接把他的上半身抬了起来。

他飞快地道了谢,现在更不想去看对方的脸了。

还没等田川从这种无声的窘迫中缓解过来时,处在最后方同时也是最上方的马老六也下了决策,他没理会刚刚那个没有发生的意外,而是开口叫Alex往下扔一个小照明弹。

这种炸弹说要爆炸的威力倒也有,想要什么杀伤力就不太够看了,田川倒是没想到这茬,一时有点意外。

“下面是条走廊,”马老六终于说了一点信息出来,“你看着点炸噢,要是炸塌了咱们现在就掉头收工。”

Alex没回他,而是等田川乖乖回到自己身后时才动手取照明弹,他拔掉栓头,轻轻丢了下去,然后又用鞋后跟卡着门把手把门盖上了。

巨响后有强光从门缝中透出来,爆炸产生的震动从他们脚下传来,田川只能眯着眼睛,模模糊糊看见Alex的额发被气流吹了起来,不知道他的正脸是什么样。

不过估计也是那副面无表情的冷漠模样吧,看了让人来气。

tbc.

评论(13)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