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最冷一天 09

A哥:我牛逼


09

雪还在下。

这好像是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候,冷得大家连话都不太愿意说,脑子直接木了一半,田川不太懂节气,只知道今天的雪依旧下得很大。

不过落不到自己身上来。

当时他掉进去的厂房中间的大洞已经被清理出来,他们在边缘架了梯子,田川下去时看见他们挖出了一条不规律的路来,那股温暖的带着腥臭味的风源源不断地从入口处涌来,田川看见那条又小又圆的甬道感觉头皮发麻。

他一边的十六摸了摸刚刚在外面被冻麻的鼻尖,轻轻说了一句:“感觉像是去盗墓。”

负责事前准备和后勤的人说一直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工厂里的工人和实验室里的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本来就是很不正常的一件事,像这种半封闭的地下研究所里不可能在灾难发生后就及时撤离的,如果说有幸存,按里面的科技设备条件,也不可能在近半年的时间里不向中央传递信息。

而且里面在进行的“研究”肯定在末日来临之前就属于国家的黑暗面,关于下面的情况已经变成了什么样,谁心里都没有底,甚至包括马老六。

末世中人力资源有限,想要像以前那样靠人海战术排除万难是不可能的,他最终遵从着“人少而精”的原则,包括他自己在内,要下去的人没有超过十个,而且是分成了两组,前后时间隔了两个小时。

马老六在进入甬道前反复确认了每个人对讲机和枪械弹药的情况,确保大家身上都有足够自保的军火。

田川就跟着马老六一起行动的,他弯着腰一脚踩在甬道干净的泥土上时,马老六还问了他一句觉得身体怎么样。

“死不了。”田川闷着声回答他。

甬道是向下的,坡度不大,不至于让人脚一滑就整个人滚下去,打头的有些理所当然是Alex,田川就跟在他身后,十六在他后面,最后的是马老六。

Alex的动作又干脆又利落,好像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要是遇到什么意外会应付不过来,他最先落到底部,靴子踩在了一扇不知道是用什么金属做成的两开门上,这个门本身也开得意味不明,这个位置在实验室里相当于头顶,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

本来中规中矩想办法从实验室最开始的正门进去也不是不行,据马老六所说是有一条楼梯的,但灾难发生后的一系列变故让那里塌方了,想再用它不太现实,只能另开一条小路了。

那扇两开门没有关严实,而且好像是推拉门,越靠近它,那股味道奇怪的暖风就变得越大,田川开始猜测这是不是一个通风口。

下面没有活着的东西,这是唯一真实可靠的情报,因为红外线扫描仪没有显示出任何具有生命迹象的生物来,这显然是个坏消息,在如此温暖干燥的情况下,那些死物很有可能依旧保持着极高的行动力,不能田川和瓦不管在仓库遇到那几个漏网之鱼相比,而且更糟糕的是,他们不能知道数量有多少。

Alex刚踩上那扇小门就感觉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隔着一层钢板往上撞,发出一种很细微的“咚咚”声,他也没有要说出来提醒一下后面的人的意思,而是直接用鞋跟蹬着突出的把手推开了半边门,一只干瘦乌黑的手从里面飞快地探出来想抓住他的脚,Alex眼睛都没眨,用力地把它踩在了门框上,整只细长的手呈现出了一种扭曲的姿态,田川听见前方传来了骨骼断裂的声音,还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就看见Alex面无表情地把手上的枪戳进了小门内,开了保险往下崩了一枪。

Alex松开了脚,那只被折断的手无力地挣扎了两下,最终滑了下去,几秒之后下面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从头到尾甚至可能还没有超过十秒钟,在最后面的马老六才刚刚停下了动作,Alex就已经闪电般地解决掉了一个麻烦。

在他身后的田川是唯一一个比较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人,看见此情此景,他不由得有些后怕,可能……那晚Alex是真的没打算杀他。

“下面有干尸,弄断脊骨也不一定死,”Alex说,这是田川第一次听他说这么长的句子,“难搞。”

……虽然田川没看出来他哪里觉得难搞。

tbc.


评论(23)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