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无声飞行。

十二月过了一半了,我看大家都写年终总结,我也来写,其实又没有什么好写,同谁相遇后分别,做了什么事,去了哪里,看了什么书,我当然也有记得一点,不至于到全然忘却的地步,但回忆起来总感觉模模糊糊,顺序乱七八糟,像在看默片长镜头,那些抽象的东西一直从远处拉过来,硬邦邦地摁在我脸上。

年初迷迷糊糊,什么印象都没有,不提也罢。

上半年……大约是清明还是五一,我根本记不得了,我同别人去了一趟秦皇岛,走在防洪堤上只晓得海风很大,鬼都不肯来,冷得要死,但是心里没有感到后悔。

五月时防弹回归,到现在依旧清楚记得,那天下午下了课,买了炸鸡同蓝莓苏打水回宿舍去,一边听新专一边蹦迪,听得整个人陷入狂热中。

暑假时顺路去同菌菌面基,具体不再细说,总之十分快乐!

《告别娑婆》也是暑假写完,销量超惨。最后还是赚到。后来渐渐不写全职了,我高二开始写,写了四年,差不多就结了。

回到家父母同我大闹一番,我说我很快就要走了,走的那天拉着箱子站在自动扶梯上,回了一次头,没有看见谁,于是从那以后整个下半年都没有回头,以至于到了甚至忘记自己还有父母的地步,我应当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应当。

下半年开始追主播,一路跌跌撞撞身心俱疲,我曾经放话追国娱死得早,没想到追主播也半斤八两,竟然一直追到了年底,其实心里不是很计较了,愿意做就做,不愿意做了随时收手就走。

我一度被杠精气到直接关评论,后来写主播,涨了一波粉,收获了很多喜欢与爱意,要是不写的话这些是没有的,所以我很清楚大家到底是怎么样,感谢自然是感谢的,只是觉得这样也没有必要,我写就我写,谁来写都一样。后来想想,可能也跟自己性格有关,他人的善意总让我感觉很不安,大家不要在意。

十一月时分了个手,她不中意我,不强求了。并同跟一个亲友恩断义绝,没法聊了,不用再继续了。做人潇洒一点,反正各有精彩人生,我也曾真的深爱过你。

年末有幸去看了一次法扎!果然还是现场比视频好,我不后悔吹一个多钟冷风并坐五六个钟公交。一个人去,一个人回来,心里很快乐,只是没有人可讲,不讲也无所谓,我还是快乐,那种头脑发热的快乐短期内很难再出现第二次。一生里可能也并没有几次。

我常常觉得自己已经没有所爱之人了,勉强靠防弹度日,整个下半年都像在梦游,也许是记得的,但心里还是感到疑惑:真的是这样吗?我真的做了这些事吗?我不知道这种不真实感是从哪来的,可能以后依旧想不明白。我凭空跳跃十九年。

我现在知道无论哪里无论什么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了,也完全没有想过以后怎么办,怎样都无所谓,我本来就很不可理喻,生存方式是寄居于所爱之人的心里,如果没有那样的人,我就是天上的鸟,我永远都不落地。

其实还有蛮多想说的,但想起来这是个总结,还是到此为止了,说了可以,不说也行,懒得打字了。

评论(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