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最冷一天 07

见家长了!

07

“那个工厂底下面究竟埋着什么啊?”

当时是第二天的傍晚,田川睡了个昏天黑地,刚刚才醒,他一边打哈欠一边啃压缩饼干,含糊不清地问了这个问题。

老白似笑非笑地抬眼看他:“你想知道?”

“……”田川缩了缩脖子,“我不问了。”

马老六带来的药箱正打开放在了屋子的角落,他还算潇洒,带来的就没有再带走。

十六睡前刚给老白换过一次药,箱子里面能用的都被用过了,老白恢复得不错,脸上终于有了一些血色,他瞥了一眼睡在身边的瓦不管。

他们是轮流休息的,稍微恢复一下元气,但是没有要转移阵地的打算,这是老白的意思,虽然田川觉得这个暂时营地已经暴露了,再待下去会有危险,但老白不同意,他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说:“马老六是官方的人……他们明天肯定还会再来一次的,那时我再考虑跟他合作。”

这件事有点出乎田川的意料,后来他自己想了一下,觉得那伙人是官方的正规军也不太奇怪,毕竟全身上下的装备都在普通水准之上,怎么看都不太像私人势力,他不擅长谈判,对于马老六会再来这个说法他不置可否,但看老白的态度,也不太像是很乐意合作的样子,更多的带着一种无奈。

轮到流萤来给他们解释:“那个工厂的地底下一定埋着连他们都觉得棘手的东西。你也说了,那搞得不好还会爆炸,他们需要寻求更多的力量……如果我们不肯做,万一他转头去找了其他人呢?那满仓库的汽油可不止有我们知道。”

田川想到了欲为。

综上所述,现在他们就相当于是无路可走了,被逼着要蹚这趟浑水。

他们谁都不知道当时老白和马老六两个人在屋子里谈了什么,反正结束时谁都没有好脸色,看样子是谈崩了,田川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

那Alex又是怎么回事?

田川用手指挠了挠后脑勺,他不太想得明白,因为马老六和他看起来不太像是合作关系,更像是黄雀和螳螂,而且到最后谁都没有讨到好……想不明白就不想了。

他闲得无聊,吃了点东西之后又躺下去眯了一会儿,后半夜被瓦不管轻轻踢了一下,马上就清醒了,他翻身坐起来后看见十六正侧身站在窗户边,楼下传来引擎熄灭的声音。

“刚下车,”十六说,视线一直跟着楼底下的人,“只来了两个人。”

老白应了一声,让他不用再看了,“枪也不用上膛了,又不是来打架的。”他对瓦不管说。

马老六还装模作样地敲了敲门,老白看着他进来,懒得嘲讽他。

田川之前跟对方的两次接触都在光线相当差的光线里,这次也一下子没能认出来,他只是觉得马老六身后那个又高又瘦的年轻人在自己脖子的淤痕上多扫了两眼,让他感觉很不舒服,直到马老六介绍时田川才发现跟着马老六来的那个人是Alex。

他的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起来。

老白没注意到他的反应,他们这次谈也没有避开其他人,毕竟等下就要正儿八经开始合作了,多交涉一点细节对谁都有好处,不过这就是流萤的事了。

田川一直坐在角落里,注意力放到了Alex身上,对方肯定也认出了自己,他脖子上的淤痕青紫发黑,难看得很,只要Alex还有一点点印象他就肯定联想得起来。

Alex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但他没有什么回应,他和马老六分别代表着两个势力,工厂下面埋着的东西他也要分一杯羹,总的来说,他应该只和马老六有利益冲突,老白不必担心Alex跟他们作对。

马老六为了说服他们,也透露了一些更具体的情报,首都那边的疫苗实验已经进行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但面临的问题也很现实,他们缺少更多更高级的实验材料。

而老白也已经隐约猜到了这“实验材料”指的是什么。

“那底下呢,本来就有个实验基地的,”马老六说,“但是在灾难发生后想要进行回收就变得特别麻烦。”

“现在只有我们三方知道这个工厂,我需要里面的实验资料,他要里面的……不知道什么东西,你们要里面的汽油,大家各取所需,完全不冲突的好吧。”

他终于发出了正式的邀请:“大家一起来呗。”

tbc.

评论(10)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