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最冷一天 06

父母为了孩子的争执,这背后究竟是……

06

瓦不管的烟抽到第三根时,老白的声音才轻轻响起来,让他别抽了,他闻言皱着眉一声不吭地把手上还剩大半截的烟草捻灭在了脏兮兮的墙壁上。

这是个破旧的楼房,屋内没有供暖,大雪天的只有最原始的火盆,他们倒是还有台小型发电机,但老白不肯用。

毕竟紧要关头,能憋屈一点就是一点。

流萤正靠在老白旁边裹着毯子滚成一团呼呼大睡,有时老白看见他都觉得无语,论看得开他约莫可以跟田川一争长短,但论对同类的心机他又最深,比如他是第一个听见了楼下传来的脚步声并且飞快清醒过来的人,那实在是很细微的声响,但流萤确确实实听清楚了。

“人很多。”他说道,一边翻身起来,瓦不管先他一步提着枪赶到了房门口。

老白垂下了双眸,好像没什么反应,他没法移动,真要被包饺子他最赚的情况是跟人同归于尽,屋内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脚步声在防盗门外时瓦不管缓慢地屏住了呼吸。

田川回来的时间比他们预计的要早,带回来的也比他们预计的……要意外一些。

流萤在看见那个马老六踏进屋子的一瞬间就像受惊的野兽一样,整个人都快蹿起来了,是老白出声稳定局面后他才勉强冷静下来,他在对方身上感到了某种诡异的同步,他觉得他们是一类人——

“有何贵干?”老白依旧坐在厚实的褥子上,他动都没动一下,懒洋洋地问道。

“这个嘛,说来话长,长话短说,”马老六笑嘻嘻地说着带口音的普通话,如果不是气氛不对老白甚至有点想笑,他听见马老六意有所指的继续说道,“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掺和好吧。”

瓦不管听到这话马上就想发作,但他注意到老白不动声色地横了他一眼,他的气焰就弱了很多,不情不愿地跟着其他人退到了屋子外,发现楼道里塞满了人,另外三个不认识,全副武装,不好对付,而流萤却察觉到了一股更细更隐蔽的呼吸声。

他抬头往上楼的楼梯方向看了一眼,差点被吓一跳,那里坐着一个完全藏在了黑暗里的人,只剩一双眼睛还能反射出点点亮光来,唬得流萤倒吸了一口气。

田川注意到他的反应,也跟着他往上看了一眼,心里甚至不觉得意外:Alex这人就是这样的。

他自己之前不也是这么被Alex坑的吗?

当时爆炸发生后的情况很乱,田川在情急之中只能收集到很少的信息,如果是流萤来一定会比他做得更好,但相对的流萤不可能保证在当时不被流弹射中,只能说有利有弊,Alex这个名字就是田川当时听到最多的一个词。

待在工厂里的可能有三伙人,一伙是最无辜的田川和十六,一伙是马老六他们四个人,最后一伙是Alex,他是一个人来的。

田川总感觉其中有什么千丝万缕的关节,工厂地底下也一定埋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说实话他很不想参与也很不想了解,秘密往往代表着无尽的麻烦,但没办法,这个团队的行动原则总的来说就是,老白愿意,他们就愿意。

想到这里,他又抬眼去看一个人坐在楼上的Alex,觉得这口气咽不下去。

他现在的呼吸还是很痛,喉间的血腥味经久不散,可能未来几天都要被迫闭嘴……虽然很难说团里的人是不是乐见其成……总之,这梁子结下了。

屋内的两人谈得也不怎么顺利,或许是因为流萤不在的关系,重伤后精力不济的老白显得有些没精打采的,尽管他的态度不比马老六更软和,但还是很容易能看得出来他处在下风。

马老六的诚意很足,他带来了一大箱子的药品,光止血喷雾就有好几罐,老白粗略地扫了一眼,发现还有一些是市面上很难见到的兴奋剂,他这才表现出了一点要谈的意思,但在马老六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后,他又干脆地拒绝了,甚至没有经过取舍的思考。

“这就是没法聊了?”马老六的脸冷了下来,好像蓦然脱下了一层面具,露出他的本来面目。

老白根本不怕他这幅样子,他依旧是那样爱理不理的慵懒态度,慢条斯理地说道:“你要是有本事呢,你最好一枪把我打死在这里,不然我们能活着出去一个人,我也算死得其所。”

说到这里,他甚至冷笑了一下,身上的气势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似乎两个平时装模作样惯了的祸害在这一刻脱下了所有伪装,只是单纯在比谁更刻薄,谁比谁更恶毒。

“想拉着我弟弟跟你去送死,马老六,你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tbc.

评论(18)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