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最冷一天 05

05

其实十六是个很没有耐心的人。

可能跟他的年龄有关系,五个人里他的年纪是最小的,所以平时跟他搭档行动的人大多是老白,如果不是因为这场灾难他应该会坐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过几年就准备高考,可惜世事难料,他早早地玩起了狙,而且玩得很好。

起码让底下这个人开始忌惮他,在田川抓着登山绳往上爬时,他甚至顾虑到了上面的十六而变得不敢轻举妄动,不然田川也没那么放心把后背留给他。

对方好像没有跟着上来的意思。

他们回到厂房外的空地上,田川感觉喉咙开始像发炎一样火辣辣的疼,不用想都知道脖子上有了一圈模样恐怖的淤痕,他忍了半天想咳嗽的冲动,嘶哑着声音叮嘱十六快点离开这里,刚刚在底下感受到的诡异的风让他有了很不好的联想,他们就是来取个汽油打算凌晨之前就回去的,节外生枝谁也不愿意。

他们俩根本不想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可惜往往天不遂人愿,在田川低下身用雪捂了一下脖子上的淤血时,感觉脊背被一个东西顶住了,逼着他蹲在地上维持稍微弯腰的姿势,不用想都知道十六那边也一样。

他觉得十六这下子是真的恼了,对方连身体都瞬间绷紧,在雪地反射微弱的光线中他看见十六手上的枪小幅度地抬了抬。

就是不知道谁扣扳机的速度更快。

田川不想去赌这种事,他又赌不起。

他一直很清楚自己的目的,他大半夜带十六来这里折腾半天是为了带着药品回去见老白,如果他们两个折损在这里,老白的处境会变得更糟,不能让它成为现实——在这一点上,他相信他们四个人的利益都是同步的。

他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就听见身后那个拿枪指着他的人漫不经心地用带着口音的普通话说道:“小兄弟,老实一点嘛。”

“发生这种事谁也不想的,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吧。”田川扯着破铜烂铁似的嗓子回他,尽管他现在说话已经很辛苦了,能挡在十六前面还是尽量去挡。

他甚至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

“话不能这么说,”后面那人说道,依旧是用云淡风轻的语气,好像他扣在扳机上的食指根本没有在轻轻用力一样,“相逢即是缘,听过没有?”

田川想再随口扯点什么吸引他的注意力,一边手指轻轻地动了动,听见那人突然说:“小朋友,做事不要这么鬼鬼祟祟,我的子弹不长眼的。”

他很快意识到这伙人是全副武装的,防弹衣,夜视镜,还有一堆他们不一定搞得到的枪支弹药,那人要解决他甚至不用浪费一颗子弹,他相信这些人的靴子全都是那样的,只要一脚踢断他的脊骨就能留他在雪地里挣扎半天才凄惨地死掉,他终于意识到了某种悬殊的差距。

那个时候他感觉背上有滴冷汗流下来。

运气不好的话……就真的辛苦老白了。

田川依旧在这种拿命的关头想到某些不知所谓的事,甚至很快想到了老白知道这件事后面无表情的脸,如果他和十六死了……唯有雪来替他们收尸,这么一想,竟然有了“不亏”的想法。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白色烟雾从他的唇舌间升腾起来,他还想说点什么,突然间在厂房的方向传来了威力极大的爆炸,大地都狠狠抖了一下,田川甚至在朦胧中看见了厂房房顶的铁皮被气流微微掀了起来,他下意识地联想到了底下那个差点要了他的命的人和那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暖风,这之间一定有关系——他冷静地下着结论。

田川有时总是冷静得好像没有感情。

身后的几个人慌了一瞬间,他飞快判断出身后起码有四个人,有人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六哥,那边……”,十六的反应比他更快,枪已经开火了,田川一边在地上打了个滚躲过了那颗要他命的子弹,一边在混乱的情况中他听到了一个名字。

Alex?

谁啊?

tbc.


你老公啊


评论(24)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