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最冷一天 04

狗爱丽家暴啦!!(振声)

04

田川只用了很短的时间来决定是喊“十六快走”还是“十六救我”,至于那人的命令已经完全被他抛在脑后,但事实上那人在田川喊出第一个音节时就察觉到了他的不合作态度,以极快的反应重新捂住了他的嘴。

田川在考虑要不要咬断他的手指,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他听到那人轻轻地叹了口气,尽管此时他还不清楚那其中究竟有着什么含义,但已经足够让他不爽起来。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杀人的。”他听见那人说,在用很生涩的语气试图进行着交涉,田川心说,我也是,而且我比你更想叹气。

他感觉下巴上的那把枪稍微调整了一下角度,起码不会一开火就打穿他的天灵盖,这就是一个稍微友好一点的信号,田川觉得自己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了,在十六第三次喊他的名字并且越来越靠近这里时,那人移开了手再一次给了他机会。

田川突然心想这人要么是真的坚信自己的实力控制得住场面,要么就是真的傻逼。

“我没事,你离这里远一点,这儿有个坑,”田川平静地回应着十六,说的话半真半假,“他们在厂房里挖了一个地窖。”

“你能上来吗?”十六问他。

那股新鲜血液的腥臭味经久不散,不知道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熏得田川头皮发麻,那人用冰凉的手指按着他脖子上的大动脉,他沉默了一下,说道:“应该不能。”

他听见十六极其嫌弃地“啧”了一声,在上面来回转了两圈,可能心里觉得自己真的麻烦得要死,果不其然,他听见十六一边说:“你真的该死。”一边往下扔了一根类似绳子的东西,可能是他们带着的登山绳,田川只能凭借声音来判断。

这下面太黑了,田川甚至不敢猜这个压制住他的到底是不是一个人——病毒爆发已经快半年了,鬼知道上面这个究竟是个什么会说人话的怪物。

但是为了自我安慰,姑且定论这就是个人。

“你放开我,我从这儿上去,你随你高兴继续待在这里,”田川用无所谓的语气跟他打着商量,他话说到一半,突然感觉脸上有风拂过,带着温暖的温度和浓烈的腥味,可是这个地方哪来的风……要么这个地窖里有个不知通向哪里的出口。

他继续说:“……我们就当做无事发生怎么样。”

“离开这个地方。”那人说,“十分钟时间,如果你们还在这个工厂里,我就送你们归西。”

这是第三次机会了。

田川突然觉得很好笑,在不清楚对方是否是敌人的情况下竟然会给对方整整三次机会才决定下杀手,这个年代竟然还有这么天真的人,哪来的大宝贝啊,他心想,一边嘴上满口答应他,想着等对方一松手就动手取他狗命。

他算盘打得很好,完全没有想过这是不是他能打得过的人。

田川很久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了,那人扯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脸往膝盖上撞,幸好他反应够快侧了侧脸才没直接把鼻梁砸断,他的颧骨恶狠狠地撞到了对方的膝盖上,疼得他眼前发黑,这一下把他搞得天旋地转,额头上有血流下来糊住了他的右眼,他再一次被掐着脖子按在了地上。

那人坐在他身上掐着他的脖子不松手,下了死力,田川嘴都张不开,他这个时候才有点想服软求饶。

这种死法也太憋屈了吧。

直到十六抬着枪往这个地方射了一子弹,谁也没打到,在他们俩旁边的地面上扬起一阵尘土。

田川知道十六根本什么都看不见,他就是仗着自己极优秀的听力察觉出了这个方位传来的细微挣扎声,如果他的判断再精准一点,刚刚他身上这个人会被直接爆头。

他也不顾着掩饰,翻了个身用力地咳嗽了起来,新鲜空气终于涌进了他的肺里。

“你让他上来,”十六对那个人说,田川很少听见他用这么严肃的声音说话,“我保证不打死你。”

tbc.

评论(14)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