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空中花园(end)

魔幻的精神病院pa 很短
不要深究!不要深究!

每天中午十二点十五分吃午饭,一点到两点午睡,两点半到五点半是自由活动时间。

雷打不动。

Alex又成了整个房间里唯一穿着病号服看钟表的人,其实还有另一个病人的爱好是盯着墙壁上的钟表,他在那可以看一整个下午,但显然他可能并不太理解钟表……或者说“时间”的含义。

现在刚过三点,冬日柔和的阳光从窗户边撒进来,房间里的地板上铺满了泡沫垫,Alex绕过一个像八爪鱼那样趴在地上的病人,差点被他抓住脚腕,他面不改色地躲了过去,开始察觉到有护工的目光在注视着这边,幸好,他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人,那人正坐在椅子上。

“瓜瓜。”Alex小声叫着他的名字,其实他的原名是田川,只是护工和其他病人都这么叫他,用叠词表示亲昵,虽然事实上又没有很亲昵,田川听见有人叫他,于是像老旧的机器人一样慢慢抬起头来,他眼睛里的黑白界限似乎很模糊,并非是说他视力有问题,只是离得远一点看会觉得他的眉眼间拢着一团雾,看不太真切。

Alex老感觉他的视线越过了自己而看向他的身后。

他又轻轻叫了一声对方的小名,田川好像这时候才回神,他慢慢伸出手来抱住Alex的腰。

“抓到你啦。”他说。

Alex觉得他可能又在跟谁玩捉迷藏的游戏,当然具体是跟“谁”他不是很想追究,以前有追究出过令人毛骨悚然的对象来,所以他忽略了这一点,而是握住了田川的手臂,回答道:“嗯,你抓到我了。”

田川入院后整个人瘦得快脱了形,宽大的病号服下面空荡荡的,Alex摸到了他磕人的手骨,一边听到田川问他:“你今天中午吃了什么?”

Alex瞥了一眼正盯着这边的护工,余光里察觉出她的警惕来,他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一边上下抚摸着甜瓜的脊背一边说中午吃了白萝卜,他说完这句话,马上就感觉身后站了个人。

田川毫无知觉,他还是抱住Alex的腰不让他动,有人在房间的另一头毫无征兆地大哭了起来。

Alex身后的人又走开了。

“瓜瓜。”他平静地说,“我们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田川终于肯从椅子上站起来了,在Alex拉着他往书架那边走的时候还指着雪白的墙对他说:“那里有个黑色的东西。”

Alex没去问他那个“黑色的东西”是什么,他随便找了一本绘本,翻开其中一页要田川念给他听,他得给田川找点事做,不然越接近黄昏他会越把注意力放在只有他能看得见的东西上,到了那时会无法收场,护工会强行把他带走去接受治疗。

至于是电击还是镇定剂,那就不是Alex说的算了。

田川在朗读的时候有点口齿不清,他念着念着想往地上躺,Alex把他拉过来让他把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他的脸被绘本遮住了,Alex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或者在看哪里,他用手指拉了拉绘本露出田川的脸来。

田川对他眨了眨眼。

还行,Alex心想,随后感觉他身后的人又回来了。

那人说:“今晚动手。”对方说完,又像八爪鱼一样重新趴在了地方,直到被护工拉走。

Alex眼观鼻鼻观心,像根本没听见有人跟他说话,他握住田川的手腕,过大的袖子滑下去露出了他手臂上青黑的皮肤来,仔细看可以看出密密麻麻的针眼,Alex用大拇指磨损了一下,感觉田川的手抽了想往回缩,可能是觉得痛。

谁知道这里的人给他注射的究竟是什么呢,Alex面无表情地帮他把衣袖拉了上去,可能被这样对待的还不止他一人,这个病院的存在本来就是非法的,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能注意得到有病人莫名其妙不见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如果不是Alex来,田川可能也会变成其中之一。

他的搭档已经找到了确切的证据了,比如抛尸地点或者隐藏起来的实验室,接下来的任务由他完成,他负责处理掉院长,等到了官方的人终于反应过来要接手这件事时,事情早就结束得七七八八了。

院长的“生意”做得太肆无忌惮了,有的是人想要他的命,Alex接的就是这种活,就是不知道幸存的“病人”会被怎么处理,实验进行到一半的“实验品”还能复原吗?

田川出去后还能恢复正常吗?那些人究竟给他注射了什么进去?

Alex还在想着事,后知后觉田川的声音停了,他问他:“怎么不念了?”

田川闷闷的声音从绘本下面传来:“没有了。”

他把绘本丢到一边去,又冲Alex伸出了手,想要对方弯腰下来,Alex凑下去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腐烂气息和药水刺鼻的臭味,他不知道田川能不能活着等到明天,也不能阻止入夜后那些护工把他带走,他看着田川的眼一阵失神,直到田川撑起身体来用鼻尖来蹭他的脸颊,像黏人的小动物。

“我们走吧,”Alex垂下眼眸,用手指按住了对方的眼角,他轻轻说,“……我们离开这个地方。”

end.

评论(8)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