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最冷一天 02

稍微讲了一下世界观,反正是司空见惯的设定
A哥(勉强算)出场了

02

气氛不太好。

十六正绷着脸给老白大腿上的伤止血,再往左偏三厘米就是大动脉,田川看到十六的指尖是惨白的,不知道在用什么抑制住自己的颤抖,他的手依旧是稳的,飞快地为老白处理伤口。

最坏的情况是两败俱伤,如果在此之上再加一个更坏的情报,那就是双方都重伤。

他们不能做“那个仓库只有他们双方知道”的无意义的指望。

瓦不管正抱着枪靠在墙上抽烟,烟草不是灾难发生后用来维持生活的必需品,现在随便闯进一间杂货店里都能翻出一大箱来,前提是得从丧尸手底下活着回来,不过那显然不是瓦不管会担心的事。

田川看得出来,他现在心情不好。

他们一共有五个人,能做战力的只有三个,现在蓦然失去了一个,足够成为一个让人头疼的大问题。

幸好这是在冬天,低温使病毒的行动能力降低,只要不遇到很大的丧尸潮,他们藏匿起来静心修养,安全上不会有太大的威胁,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他们不得不去补充稀缺的药物。

总之现在的局面迫使他们没法出头,憋屈又无奈。

幸存下来的人类已经初步建立起了新的安全的聚居地,据说受到病毒影响最小的首都甚至已经集结科学家开始研制起疫苗来,总而言之想要换到足够的药品,还是得回到市中心去,像他们这种长期停留在野外的人实在不多。

灾难发生后货币已经失去了价值,以物易物这种简单粗暴的交易方式重新回到了市场上,他们手里有价值的东西着实不多,武器肯定是不能拿去换的。

越野车在铺满雪的公路上开得飞快,在拐弯时甚至不减速,每一次都让十六以为他们要命丧当场,他连骂都骂不出声,惨白着脸抓紧了车顶的扶手,车里是惊天动地的晃动。

存着汽油的仓库在城西四公里的郊区,欲为那边的劣势就在于不知道仓库的具体地点,是田川现在唯一抓得到手里的资源。

先装两桶汽油,回到城里把药给换了,运气好的话凌晨之前就能回去见老白。

如果运气不好,那就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田川还有心思调侃:这鬼天气,明天还指不定能不能出太阳呢。他忽略了十六的惨叫而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车子的引擎发出一阵轰鸣声,疾驰而去,通常来说田川才是更容易一惊一乍的那个人——只是在很少的情况下,他又特别清醒。

而这也为什么老白让他来做那个狙击手的原因。

漆黑的夜里甚至没有一丁点儿月光透出来,云层依旧厚厚的,车前的大灯成为唯一光源,十六多次感觉车轮子碾过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但他和田川都不关心,在午夜之前,他们终于到了那个工厂。

十六是后下车的那个,冰凉的空气带着浓重的腥味和铁锈味,这好像是个塑胶厂,刺鼻的气味经久不散,门口的栅栏门锈成了一堆废铁,门卫室里好像还有血迹,田川没细看。

“我们应该去后门。”十六后知后觉地说,这下他们得穿过大半个工厂去到后面的仓库了,路上还指不定会遇到什么,最糟糕的就是一工厂的丧尸,不过灾难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就算有一大群被困在里面,现在还依旧有行动力的也不多,只要小心些总能避过去的。

田川打开了手电筒作为新的光源,他往黑黝黝的建筑物那边照了照,光束消失在半空中,抵达不到那一边,像被黑夜吞噬,对面是纯粹黑暗,甚至不含恶意,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想往里走,被十六拉了一下,十六把手电筒往雪地上照,让他看见地上一串崭新的鞋印。

田川的呼吸甚至都停了一下。

那一定是一双厚底的军靴,结实又沉重,靴底藏着刀子,靴头装有铁块,是再内行不过的靴子。

坏消息是已经有人先进去了。

好消息是,对方只有一个人。

tbc.

评论(7)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