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最冷一天 01

乱搞的丧尸末日pa
考据极其粗糙 出场人物很多 不要深究 主题还是A瓜谈恋爱
HE 放心嗑

00

Il y a longtemps que je t'aime,Jamais je ne t'oublierai

我爱你已久,永不能忘。

——《梦之浮桥》

01

田川呼出了一口白气。

这个城市的冬天并不温柔,是真正意义上给人类现状雪上加霜,纷纷扬扬大雪被北风刮来,市区的供电还未彻底恢复,一天只能供五个小时的电,注定会有很多人活不到春天。

病毒爆发时正是盛夏,温度奇高,大量未处理的尸体腐烂后造成的瘟疫也是一大致死原因,全球的人数都在剧减,在度过了稍微友善一点的秋季后,严寒又成了一个不得不正视的大问题。

当然,那跟田川没什么关系。

尽管在灾难发生后那些有权有势有武装保护自己的大人物尽力维持着最后的人类秩序,不过在更多的地方,无法无天就显得直观很多,最明显的一点是军火的流通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田川的怀里靠着一把狙击步枪,那是老白凌晨给他的,他们最近新拿到一批新的武装,在步枪和子弹的配给上终于变得宽裕了起来,田川不用再紧巴巴地用射程短威力还小得可笑的步枪了,尽管他只需在留在后方自保,而所有正面战斗都是由老白和瓦不管往上顶的。

不过这把枪在他手里也没法呆够十二个小时,如果流萤和老白没能从那栋废墟大楼里活着走出来的话。

在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生存环境中,一个分工明确且能力优秀的团队是有存在意义的,比如流萤就绝对不会去想要去跟丧尸对着干,尽管在这种局面下他们不必太担忧要跟同类争长短的问题,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就是需要一个圆滑的人去帮他们处理这方面的事。

他知道对方肯定也有人在拿着一把出彩的狙击枪对着老白的后脑勺,可能是死神也可能是奈文,这是肯定的,就像他也在盯着欲为的额头一样,不出事,那最好,大家和和气气谈完,省一发子弹各回各家吃晚饭,一旦谈崩欲为跟老白总得死一个吧,今晚谁都别想好了。

事关一个工厂里好几仓库的汽油,一笔巨款,一份天大的资源,现在两家都想把它往肚子里吞,真要打起来谁也不怕谁,万一两败俱伤便宜别人也不太合适,那只能谈判了。

幸好,大家似乎还是相信“携手并进”的道理,顺顺利利到最后,还虚情假意地握了握手,估计在说以后多多关照,田川在瞄准镜里看见流萤的左手伸到背后握了握拳,在手指第三次合拢在掌心时,他摘下瞄准镜上的盖子,在两秒钟的短暂瞄准过后扣下了扳机。

结果到最后还是一场硬仗。

欲为运气好,硬是捡回来一条烂命,田川并非没有注意到那发冲着他眉心去的子弹最后只是轻轻擦过了他的耳尖,甚至没出多少血,他遗憾地叹了一口气,又是白色烟雾从他唇边冒出来,他把一个弹匣打完,亲眼看见欲为的腹部中弹,他飞快收拾好了装着狙击枪的高尔夫球袋,从破烂的楼梯间离开了这栋大楼,对方的人可能在三分钟之内就要来围他。

等他找到十六时对方的脑袋上还挂着耳机,他们用老式的通讯设备艰难捕捉着信号,十六正举着一副望远镜,冷静地指挥老白和流萤从哪个方向退会得到瓦不管的接应。

干架的动静不大,到底子弹是珍贵的,谁都不舍得用,只要顺利地跟瓦不管汇合今晚就稳了,论肉搏和拼刺刀没谁狠得过他,反正田川是不敢。

他觉得今晚应当没有自己的事了,现在正缩在棚子里拍自己身上厚厚的积雪,顺便给自己换了把步枪,带上充足的子弹,无论老白有没有办法活着回来,都不影响他等下要带着十六安全撤退,他们得继续活下去。

努力地,不惜一切地,生存着。

tbc.

评论(10)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