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玫瑰的名字(end)

群里讨论出来的梗:每个人身上都会有灵魂伴侣的名字
是无脑小甜饼,放心吃

人人都知道田川的灵魂伴侣是Alex,那实在是很糟糕的一种体验,“Alex”这个名字就在他的左手手心上,离心脏很近,类似印刷体的黑体字像把他标注成了另一个人的所有。

这件事困扰了他很多年,他根本不知道“Alex”是谁,也不是很想知道对方是谁,他父母的灵魂伴侣都不是对方,但照样结婚生子,田川认为这类似缥缈的预言,根本不可靠,他不是很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很少有人像他一样把灵魂伴侣的名字生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好像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至少田川跟十六做了三年大学舍友,依旧不清楚对方的灵魂伴侣是谁,是两个字还是三个字,那是个秘密,大家都把这当成秘密,没有人会把那个名字广而告之的,田川左手手心上的单词变成了特例。

直到今年田川才遇到那位——“命中注定的”——Alex,大一新生,以成绩全校第一的身份高调入学的天才,主要是动静太大了,长得又帅,很难不被人知道,当时学校贴吧里说的全是他,附上一张流传得最广的偷拍照:Alex穿着军训服的侧身。

有熟人来问他:“是你的那位Alex吗?”

田川心说你这什么屁话他哪里是“我的”了。

Alex好像习惯了被瞩目的感觉,连被偷拍都没什么意见,田川理解他,镀金的人生赢家嘛,他一直没遇到过对方,估计人家也不认识他,可能有人多嘴跟他说过:“大三有个学长的灵魂伴侣是你。”,但照田川看对方根本不在乎。

他的名字在我的手心,那又怎么样呢?

临近期中考大家的时间都很紧张,这关系到结课时的学分,田川又在背书时睡着了,醒来时觉得脖子有点被扭到,他龇牙咧嘴地活动着身体时看到桌子上竖着一本硬壳精装书,另一侧正好隔断了阳光。

田川脑内完全模拟得出刚刚的场景:他趴着睡觉,而这本书竖在他面前,正好挡住本该照在他脸上的光。

他把竖起来的书翻过来,看见书的正面,是一本绘本,里面有一页被折了起来,田川轻轻抚平它,看见上面画着森林里的小兔子开了一家糖果店,然后天天期待自己喜欢的小狐狸来光临。

什么啊,田川心想,暗恋我的女孩子?

他把那本绘本放到厚厚的专业辅导书上,一起带回了寝室去,十六正忙里偷闲拿着手机刷贴吧,看到他回来就说:“你看到楼底下的通知没,今晚停水。”

“什么时候来水啊?”他问,一边把绘本丢到枕头上,听见十六回他:“没说。”

田川默默翻了个白眼,准备提着双耳热水壶等下去水房打热水,不然没法泡速溶咖啡,他今晚还有三科笔记要背,不喝咖啡怕背不完,他出门前问十六要不要热水,十六说他等下自己去,顺便去食堂吃个饭。

田川说行吧,自己去了宿舍楼里旁边的水房,他们寝室在四楼,跑一趟不算太麻烦,水房里热气氤氲,他选了个比较短的队伍排,一边低头玩手机。

他前面那个女生应该是新生,第一次来水房打热水,拧水龙头时掰过头,滚烫的开水一下子喷出来吓得她一边尖叫一边跳开,田川赶紧伸出左手去按着水龙头往回拉,地上湿了一大片,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他差不多整个左半身都被热水泼过,有衣服的地方还好,露出来的左手变得通红一片。

那个女生含着泪给他道歉,他一边抽气一边安抚她,想快点到医务室去。

这时那个惊慌失措的女生突然被人推了推肩膀推到一边去,田川还心说这人怎么对女孩子这么粗鲁,看到来人的脸又觉得无语,他在学校贴吧上早就看过很多次,是他手心名字的主人。

此时他的左手还掌心向上,正对着它主人的下巴。

Alex装作好像根本没看到的样子,领着田川往出冷水的水龙头那边走,让排队的人全给他们让路,他本来在学校里知名度就很高,腿又长,比他周围的所有同性都高出一到半个头来,同学们摩西分海般给他们俩让路,田川都替他觉得不好意思。

但Alex的心理素质一如既往的好,他让田川把左手放到水龙头下面用冷水冲一下,他疼得想往回缩,又被Alex握住手腕,在大冬天的用刺骨的冷水把整只左手来来回回冲了一遍,在红色的皮肤上他的名字变得更加显眼,田川不信Alex没有看见。

但看见了能怎么样呢,反正他们又不谈恋爱,今天才第一次见面。

田川甩了甩手上的水珠,觉得已经没什么知觉了,Alex这时叫他去医务室买烫伤膏。

“我还有事,要先走。”Alex跟他说,有点郑重其事的样子,田川甚至觉得奇怪他干嘛这么紧张,小伤罢了,反正是左手又不会对生活有什么影响。

他正想说“哦”,又听见Alex耐着性子继续问了一句:“听到了吗?”

“……听到了。”他说,看到对方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这时田川突然想起来,好像没人看见过Alex灵魂伴侣的名字,不知道长在了什么地方,贴吧上的人讨论说“怀疑这个人根本就没有灵魂伴侣”。

那样听起来很酷,又好像有点可怜,田川说不准自己的看法,他有一瞬间想过“如果是我就好了”,但其实不可能是他,灵魂伴侣分别都是对方,天底下没有这种好事,就算有,难道就能天长地久了吗?月老牵红线打死结也不见得有这等效果。

他谈过恋爱,不过已经分手很久了,他其实还记得那个女孩子的名字和一些小爱好,如果有情人能终成眷属的话……就好啦。

第二天田川去图书馆自习时把绘本还了回去,今天天气不好,天阴沉沉的看不到太阳,田川坐了半天开始觉得有点冷,他把手垫在屁股下面,偶尔才抽出一只手来翻书,昨天被烫伤的左手在敷过薄荷牙膏后已经没什么问题了,顶多在衣服蹭过皮肤时还有点疼,不过不碍事。

唉,垃圾学校,连水房的热水都烧不开。

他打了个哈欠,听到有人问他旁边的座位有没有人,他说:“没有,你坐。”

Alex坐在了他身边。

田川觉得有些不自在,但不好有意见,他用余光打量着对方,一般人灵魂伴侣的名字大多长会在上半身,比如后背或腰腹上,少数会在手上,像甜瓜这种长在显眼位置的特别少见,田川觉得不能太深究这种东西,容易变得像性骚扰,于是他收回目光,发现Alex给他放了一盒烫伤膏在有工整字迹的笔记本上。

“……我的手没事。”田川说,其实不是很想收下,Alex说:“那你拿去丢掉。”

田川心说我怎么可能拿去丢掉,这人是不是脑壳有毛病,他对这个过于有主见的学弟一点办法都没有,尽管他清楚这人就是他的灵魂伴侣,他们应该要在一起,同别人是不可能同他那样那么契合的,但事实上他跟Alex待在一起时真的很不自在。

“你说他干嘛这样啊。”田川在寝室里跟十六抱怨这件事,“干嘛非要搞得大家那么尴尬,不用为了这件事来特意对我好啊,我也没显得自己很想倒贴他吧。”

“……我还以为你挺喜欢他的。”十六淡淡地评价道。

“我是……我是喜欢他。”田川感到无奈,这就是上天早就规定好的灵魂伴侣,要是一辈子遇不到也就算了,他在最合适谈恋爱的年纪遇到Alex是什么意思啊,和他在一起也不是,不和他在一起吧,好像也不对。

头疼。

Alex的灵魂伴侣是谁啊?

十六把砖头那么厚的专业书“啪”的一声丢到床下的书桌上,一边下结论似的说道:“那不就结了,他在追你。”

事实上十六眼光毒辣,一语道破,至少田川在第三天就被Alex告白时只想下意识骂脏话,他干嘛喜欢我啊……不是,他究竟为什么喜欢我啊。

田川勉强稳住心神,免得自己在图书馆里发出太大的声音,他声音都是虚的,只轻轻问了一句:“那你身上的名字……”

“是你。”Alex说。

Alex侧过身去,用手指把右耳按得翻了过来,让对方在他耳后看见两个方方正正的小字:田川。

田川看到他的耳朵蓦然变红,好像有热流涌入那里的血管中,那黑色的字也变得特别显眼,一如他那天让Alex看见的那样,竟然有种诡异的艳丽感,人人都知道田川的灵魂伴侣是Alex,但好像没有人知道Alex的灵魂伴侣也是田川,包括他自己。

他在恍惚中听到Alex又说了一遍:“是你。”

他们是天生一对。

end.

评论(39)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