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童养夫算数吗(end)

无脑小甜饼
群里讨论出来的带孩子梗

周日不宜出门。

Alex一边蹲着帮田川系鞋带一边面无表情地下了结论。

田川空不出手,他怀里抱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姑娘,对方脚上穿着的小凉鞋正蹭在Alex的额头上,被他偏了偏头躲开了。

“别踢哥哥。”田川注意到Alex躲避的动作,他把坐在自己手臂上的小姑娘往上颠了颠,轻轻警告了一句,Alex小声说了一句“没事”,很快替他系好蝴蝶结后站起来,他说:“送去工作人员那里,他们会播广播的。”

“我不要!”小姑娘挣扎起来,她脑后的马尾辫绑得松松垮垮的,现在快完全散下来,“他们会把我送去卖掉的。”

田川换了个姿势防止她掉下去,一边用手指勾着那粉红兔子发圈免得它丢了,一边觉得她这个逻辑好笑:“那你怎么知道我们不会把你卖掉。”

“你们给我买棉花糖。”她说,差点把棉花糖整个糊到田川的脸上。

Alex心说要是不买你就哭得没停了,一时觉得很烦,这小姑娘跟父母走散了,当时正一个人捏着小黄鸭气球站在广场上抹眼泪,是田川先蹲下去跟她讲话的,结果现在被她赖着不走了。

他超级不爽。

Alex今晚就要回学校了,下次见面搞不好就是半个月后,高中又不让用手机,他难得跟田川出来约会,怎么就被搅黄了呢?

田川倒是一点意见都没有,笑吟吟地带着十二万分耐心哄孩子,把小姑娘逗得重新笑起来,搂着田川的脖子不肯松手,田川把那个小黄鸭气球的长绳绑在她手腕上,又给买了根棉花糖,那根粉红兔子发圈还卷在他的小指上。

Alex知道他喜欢小孩子,对方高考成绩挺好的,但一厢情愿跑去报了幼师专业,差点把他爸气到中风,毕业后跟家里没什么来往了,正好在Alex家楼下的幼儿园当了老师,他们就是这么认识的,他在学校住宿,十天半个月才回一次家,偶尔一次能看见田川穿着嫩黄色的围裙站在栅栏那边。

男孩子做幼师还挺少见的,Alex这么想,反正他不喜欢小孩子。

田川注意到他的小男朋友又不说话了,特意偏过头来看他,Alex面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有点失落,他也想拉田川的手。

田川的手软绵绵的,跟他的脾气如出一辙,从小到大娇生惯养,疤和茧都很少,掌心是暖的,Alex喜欢用拇指按在那里,他现在想拉他的手,想得不行。

小姑娘说想要射击摊子上的奖品,Alex看了一眼,是一个小熊玩偶。

他有些窘迫:“我不会……”

“我知道你不会,”田川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问他,“你要玩吗?”

年长的恋人就是这点不好,自以为是的体贴全部用错地方,Alex又不是想被他当小孩子那样安慰,难道在田川眼里他跟幼儿园的小孩子毫无区别吗?他们明明是在谈恋爱。

田川在那边安慰小姑娘:“我们去坐摩天轮好不好?”

她就软绵绵地拖长了声音:“好——”

摩天轮下排队的人有点多,小姑娘换成Alex来抱,田川的手有点酸了,他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根荧光色的细绳子,开始教小姑娘翻花绳,只过了五分钟Alex就感觉手开始累了,带孩子怎么这么累,田川以前每天都是这么过来的吗?怕她疼,怕她摔,怕她不高兴,不能放松任何一下。

他在想田川对着自己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小孩子毕竟不可靠吧,田川应该更依赖成熟的年长者,更何况对方的朋友也全是那一类人。

等他们坐进摩天轮的舱室里时已经是黄昏了,机器开始响动起来,他们的视角慢慢上升,可以看到远处的城市和道路已经亮起灯光来,像亮片缀在昏黄的平原上,Alex想起来自己很快就要走了。

他们被摩天轮送到高空,等下又缓缓要降落,有点像Alex今天的心情,他的心快要堕到地面了。

小姑娘窝在他怀里犯困,小黄鸭气球里的氢气还很足,正碰到高高的铁皮舱顶,Alex看到远处的灯光消失,心里变得空荡荡的,当田川一边伸手去捂着小姑娘的眼睛一边吻上来时,他没反应过来。

他的嘴唇干燥,上面还有硬得嗑人的死皮,但随即就被田川舔了一下变得柔软了。

“干嘛。”Alex问,感觉心脏顿时狂跳起来,像起死回生,他也跟着伸手敷到小姑娘的眼睛上,两个人的手一起叠在那里,不让她看,也忽略掉她的疑问。

田川笑着回答:“喂听话的小朋友吃糖。”

end.

评论(11)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