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低温火山(end)

魔女集会梗,私设很多
女装瓜瓜注意
这篇搞出来我超级爽……妹妹们将就着看吧

田川对住进森林深处的抱怨终于在第三天的清晨爆发出来,他用极不雅的姿势躺在一大堆积灰的魔法书上,把碍手碍脚的裙子掀到大腿根上,一边啰啰嗦嗦了一大堆,全部类似于“我箱子里的蝾螈干没有了”这种话题,总结起来就是“我想出去玩”。

当时Alex正在背对着他用平底锅煎培根,用魔法弄出来的灶火正散发着不自然的蓝光,他头也没回:“或者你想被烧死。”

田川轻轻“哼”了一声,有点不以为然:“魔女是不会被烧死的。”

“他们拿刀和猎枪,再把绞刑架摆上来,总有一种方法能杀死你。”Alex平静地说,他现在开始煎鸡蛋。

“我感觉你在咒我,臭小子。”

“我不会咒术。”

Alex十分客观地反驳他,田川想起他身上的食尸鬼血统来,于是没有再回嘴,食尸鬼是肮脏的种族,类似于地精但没有那么弱小,田川当时在一个被吃光的村子里找到了Alex……当然,这绝非他本意,他是去给一个被无辜烧死的人收尸的。

人们憎恶魔女,认为她们是魔鬼的仆人,并惧怕那些千奇百怪的魔法,田川从未对这愚昧的看法多评价什么,只是比较习惯去为那些被错认为是魔女而送命的可怜人处理后事。

并非所有魔女都那么多管闲事,据田川知道的魔女也所剩无几了,反正只有他一个人这样到处奔波,还捡回来一个奇怪的小孩。

当时Alex的左半边身体被吃掉了,惨白的胸骨暴露在外,心脏不见了,田川后来给他找了很多年都没找到,渐渐放弃把精力放在这件事上,而开始专注于与长大的Alex作斗争。

比如现在。

“把裙摆给我放下去。”Alex说,他踢了一脚田川被黑色长腿袜裹着的小腿。

“反正只有你看,”田川踢回去,在他的裤子上留下一个脚印,Alex简直无语,他听见田川问他,“今天谁要来?”

“没有人会来。”Alex说。

这是他们被教会追杀的第三天,没有人知道森林深处有一栋小小的白房子。

田川的整个白天都滚在那堆又厚又重的老旧魔法书里,几乎要把他整个人埋在里面,Alex去看他时发现他又把墨水蹭在了袖口上,当时是下午两点,自鸣钟刚刚响过,田川的一只脚搭在叠得高高的书堆上,裙子又顺着大腿滑下去,从菱形的窗子里射进来的阳光正好落到他的腰上,正好暖融融地呼呼大睡。

他睡得迷迷糊糊,被Alex叫了几声都醒不过来,他提着裙摆上的蕾丝把裙子拉下去,然后走了。

Alex的心脏没有了,可能是被食尸鬼吃掉了,也可能是丢了,他没有心脏,就学不会魔法,长得也慢,现在看起来依旧像只有十七岁的样子,但自从田川把他带在身边以来,时光已经匆匆走过六十年。

田川的样子看上去一点也没变。

“魔女会死……魔女当然会死,”当时Alex还不到他胸口高,被他搂在身前一边摸着柔软的黑发一边观星,带着桂花香的夜风拂上他的脸,他听到田川慢悠悠地说,“没有什么是不死的,精灵和龙会死,神明也会死,不过那太久了……魔女活得也太久了。”

他知道田川为什么要养他,因为他也活得足够久,可以一直陪着田川。

田川说:“魔女不畏惧火焰,真正的魔女不会死在火里。”

Alex至今不知道杀死魔女的条件到底是什么,或许魔女这么强大,除了时间没有什么能把对方从自己身边带走。

他们在冬天到来之前把房顶刷成了天蓝色,田川跟他商量说想要在花园里种雏菊,他可以画魔法阵维持住适合温度,然后催Alex再去一趟小镇上,把种子买回来,Alex说:“我不去,马上要下雪了,我想看雪。”

田川注视着他的黑色眼睛,觉得他一年比一年难骗了,他也没多说什么,拉着Alex冰凉的手回到了屋子里。

“我们等春天来了就离开这里吧,我想去南方看看。”田川轻轻地说,他裹着羊毛毯子缩在壁炉前的沙发里,Alex的眼里映出幽蓝色的炉火来,他想回答他,但随即发现窗外有一片雪花落下来。

他想答应对方,但是又觉得自己不能这样说,没有心脏还是太影响Alex的行动了,他有很多事……根本不会明白。

他们打算过完这个冬天,等天气暖和一些就收拾东西搬到南方去,直到一天夜里一个饥寒交迫的猎人敲响了他们的家门,田川还没反应过来就被Alex推上了阁楼去,Alex把他锁在里面,不让他出来,他拍了拍小木板门,气得直骂。

Alex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这完全来自于他接近于神经质的保护欲。

田川在黑暗狭窄的环境中搓了搓自己的手,觉得魔力的运转十分艰难。

他突然变得平静下来,不再出声了。

直到天亮田川才被放出来,那个猎人已经走了,没人知道他会不会告诉别人这里有栋蓝色屋顶的小房子,Alex说他想去一趟镇上。

“你这个时候去干嘛啊?”田川根本没力气跟他吵架,他叹了一口气。

Alex想了半天:“我去给你买雏菊种子。”

他这个样子摆明了就是临时想的理由,田川越来越觉得他开始变得不可捉摸,他不知道Alex在想什么。

“那你……”田川说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停了,他抿着嘴轻轻笑了一下,小声地说,“那你早点回来啊。”

Alex用手捏碎猎人那滚烫的心脏时,其实心里想的还是田川说这句话时的表情,看上去欲言又止,而且十分不舍,这让他感到不安,好像他出去这一趟会发生什么事。

他把满是鲜血的手在雪里抹干净,其实不觉得冷甚至有点饥饿,他知道自己有食尸鬼血统,而且没有心脏,他很清楚这件事。

他也想要有心脏,如果有了的话,一些事应当会变得截然不同。

如果Alex有的话,他就能有就流动的血液和律动的生命,他也能有体温,他能在被田川碰到的第一时间就发现对方低得不正常的体温,类似尸体,摸不到血肉的温度,而在此之前的每个冬天,田川都是这样的。

魔女当然不会被烧死,只不过作为交换,他们在冬天会变得畏寒且虚弱,连Alex这种没有心脏的人体温都会比他高,因为对方流逝的是生命力,他碰到Alex,像碰到一座低温火山。

他们的寿命这样长,也这样脆弱,甚至没法等到第二年春天长出来的花。

田川认识的所有魔女都住在南方,那里暖和得很,四季如春,北方的雪与风根本到不了那里,他也很想去,可Alex喜欢这里,他心想,Alex喜欢这里的雪。

他的手没力气了,整个人渐渐瘫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他们才刚刚把房顶涂成天蓝色。

Alex在中午前把一包雏菊种子揣在兜里回了家,屋子里很安静,炉火还在燃烧,他往楼上去,打算去叫田川。

他应该在睡觉。

end.

评论(9)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