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那个跟你跳舞的人【honeydukes】

有一点瓦白和欲沐

尽管新来的那位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在课堂上肆无忌惮(并从头到尾)地演示了一遍三大不可饶恕咒,严重影响了学生们的心情,但听见校长邓布利多在晚餐时宣布不久之后的三强争霸赛时,大家还是陷入了激动的情绪当中,尤其是那些在巫师家庭长大的孩子。

“欲为,”沐木用还握着叉子的右手捅了捅欲为的肋下,“你听见了吗,六七年级的学生都有资格参加。”

“不,只除了我——或者你认为这个不比N. E.W.Ts(高级巫师等级考试)更要命。”欲为头也不抬地宣告了自己的态度,他从一年级开始就保持自己所坚信着的斯莱特林守则(即优雅地卑鄙),一直到七年级,看起来没有要改变的迹象。沐木提了提一边的嘴角,看上去像被他扫了兴,但其实谁都知道他根本从一开始就不打算成为勇士。

其实斯莱特林的长桌上摩拳擦掌的人不在少数,换在哪张长桌都是如此的热烈气氛,只是Alex今年刚刚四年级,年龄差得太多,他对这件事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反应来,顶多觉得不用上太多课而且学期末的考试会被取消挺不错的,他不用花太多精力在他吃力的黑魔法防御术上了,除了去年卢平教授任职时他考得还不错,一二年级的成绩差得他不敢回想。

四年级注定是清闲的一年。

Alex不难想到今年已经六年级的田川,他的年龄是够的,但很难说那个瓦不管会不会拦着他……想到这里,他不动声色地转头去看格兰芬多长桌那边——老实说这可真是有够费劲的——看见坐在那个高大的金发格兰芬多身边的田川。

那边的气氛不如他想的那样紧张,十六正试图把田川挤开好让自己凑到瓦不管旁边去,他眼睛亮晶晶的,高兴地问道:“白哥哥真的要来?把信给我看看!”

“你以为火焰杯是由谁提供的,当然是神秘事务司啊——你滚啊,你快把田川挤下去了。”瓦不管用手推了推十六的额头让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然后拉了身体快往后倒下去的田川一把,Alex看见田川气急败坏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袍子,然后也跟着凑过去问东问西。

不知道在说什么,他心想,他一直看向那边,直到沐木来问他周五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是什么。

“魔药课。”Alex心不在焉地说,他终于把视线收回来,不知道那边已经聊到了老白回霍格沃兹的具体时间。

“哦,那你失去了半节课的欢乐时光。”沐木无不刻薄地这么说,事实上斯莱特林在魔药课上确实过得非常顺心,不仅能得到院长无原则地偏爱,还能欣赏整整一节课的敢怒不敢言的格兰芬多。

欲为对他这种恶趣味简直感到无言以对,他放弃了去说教对方,梅林在上啊,他跟沐木已经相处了整整七年了,以后不可避免会相处更久,而搞不好是一辈子。

所以他的反应是往沐木的袍子里添了一大勺子浇了肉汁的土豆泥,希望用这个堵住对方的嘴。

在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的代表来学校的周五之前,学生们就发现城堡变得前所未有的干净起来,那些古老的画像和盔甲都被仔细擦过,包括高高的天花板上的灰尘和蜘蛛网也不见了,整个霍格沃兹整洁得像费尔奇梦里的天国。

所有学生在周五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提早下课了,他们回宿舍去放好书包和课本,准备到学校门口去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Alex回寝室前沐木特意拉住了他:“记得多给衣服上几个保暖咒,因为你不知道自己会傻站在那吹多久的风。”

Alex谢过他的好意,出门前犹豫了一下,还是给自己换了一件厚得多的斗篷,而随后发生的事都说明他听沐木的话是对的。

全校师生大约在校门口等了半个小时,那时大家都感觉自己被冻僵了,只有少数几个人感觉还好,不过那肯定不包括格兰芬多的那位纳威·隆巴顿,他后退时不小心踩了沐木一脚,在看见对方善意的微笑之后几乎吓得面无人色。

“我看起来很可怕吗?”沐木明知故问道。

“大概在他眼里斯莱特林有吃人的传统,”欲为随口回了他一句,然后问道,“Alex哪去了?”

“呃……”沐木含糊其辞,他很快瞥到那个黑发斯莱特林已经挤到了一个六年级的红发格兰芬多身边,韦斯莱家没有人在六年级吧?沐木不动声色地跟欲为聊到了别的话题,心想,对,怎么可能不是田川。

田川在寒风里站着,感觉自己的腿都快被冻得没知觉了,他嘴里埋怨道:“他们究竟什么时候来啊?”十六正想回他,眼角看到Alex,顿时脸皮一抽,转了个身移到田川身前去。

……他不太确定要是不掩护一下的话瓦不管知道了会不会把整张斯莱特林长桌都掀到Alex脸上去。

Alex伸出手去,勾了勾对方拢在袖子里的冰凉手指,摸了几下田川才后知后觉地张开来让双方的手指交错着贴在一起,Alex发现对方不太敢看他,一年了,田川还是在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时显得特别紧张。

Alex艰难地用另一只手抽出魔杖来,小声地给田川的袍子念了个保暖咒,他感觉田川的手指收紧了。

他最后用拇指按了按田川暖和起来的掌心,想抽出手去,田川愣了一下才知道松手,最后感觉Alex用弯曲的指尖勾了自己指腹一下,然后他就匆匆离开了。

田川抿了抿嘴唇,尽力维持住自己的表情,然后去碰了碰十六的肩膀让他来说话。

Alex回到沐木身边,他发现对方看了他一眼,但什么都没说,于是他也心照不宣地摆出无事发生的样子来。唉,田川那边有瓦不管,他这边有欲为,封建家长太妨碍恋爱进度。

尽管火焰杯最后为霍格沃茨挑选出了两位勇士,大家对三强争霸赛的热情还是不会消退的,第一个项目结束后他们就被告知要准备圣诞节的舞会了,四年级以上的学生都可以参加。

老白忙里偷闲溜到格兰芬多的休息室里窝着,有些低年级的学生抓着他问火焰杯的事,他有点无奈:“我们只负责保管啊,那上面的魔咒几百年前就有了,我们管不着……别问了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哈利·波特能入选。”

他眼角看见从门洞里钻出来的瓦不管和流萤,忙不迭地迎上去好让他们把自己带走,他不想再应付这些小毛孩子的“十万个为什么”了。

瓦不管一边带他上楼一边问:“你晚上留下来跟我跳舞吗?”

老白觉得有点好笑,他反问道:“不然我吃饱了撑得自告奋勇向部里申请跑来维持比赛秩序?”

“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了。”流萤指责他,他事先约到了一位拉文克劳的漂亮姑娘一起跳舞,现在根本不急,慢悠悠地一起回到寝室聊天。

相比起他们,田川就显得比较着急了,毕竟他虽然有舞伴,但显而易见这位舞伴“不同寻常”,他穿了一身深棕色的礼服来到装扮一新的礼堂时正好碰到Alex,对方穿着黑色的礼服,他冲对方笑了一下,完全是下意识的,等他反应过来时才来得及后悔起来,感觉脸上发热。

十六问他要不要喝果汁,田川想了一下,觉得自己的重头戏都在后头呢,一晚上总不能什么也不吃,于是就被十六拉去摆着食物的小圆餐桌那边去了。

身后的空地里有很多人在跳舞,古怪姐妹一首接一首地唱着,气氛暖和又欢快,田川看见瓦不管搂着老白的腰在远一点的地方转圈,觉得有点羡慕,他听见十六不服气地说:“等下我也要去跟白哥哥跳舞。”

“好啊。”他说,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十二点钟来得好晚。

舞会散场时礼堂变得乱糟糟的,留下来的大多都是醉得厉害的人,Alex早就不知道欲为和沐木到哪里去了,他的动作快了很多,一路来到坐着的田川面前,向他伸出了手。

“不好意思,没有音乐了,你将就一下跟我跳一支舞吧。”他说,然后看着田川笑眯眯地把手搭上来。

end.

评论(13)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