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欲沐】一切都是梅林的安排【honeydukes】

吃糖认准tag【honeydukes】
不吹不洗不黑 各个学院都很好
给这位老师写的 @白内障

今年开学不巧撞上大雨,沐木下船时觉得身上的校服和栗色头发都吸满了水,他跟许多人一样用在楼梯上停留的时间用力地拧着自己的袍角,他希望麦格教授快点回来,好带他们去温暖的礼堂,他的袜子也湿了,感觉很糟糕。

他的父母(理所当然也是从霍格沃兹毕业的)早就告诉过他,分学院的仪式是由一顶又旧又脏(这是原话)的帽子决定的,所以沐木并不像那些从麻瓜家庭出身的孩子一样为了不存在的考试而紧张,像他这样巫师家庭出身的孩子不在少数,他看见一个紫色头发的人正倚在扶手上,身上出奇的干爽,好像外面那场大雨没有影响他什么。

沐木挤到他身边去,问他:“你身上一点都没湿,这不正常。”

“这只需要一个防水防湿咒,”对方清了清嗓子,有些骄傲地抬起下巴来,“但你知道……哦我没有冒犯的意思……很多家庭其实并没有什么做学前教育的条件。”

沐木心说你这真的挺冒犯人的,他跳过了这个话题,开始问他这个魔咒怎么念,于是对方伸出一根手指代替了魔杖:“‘Impervius’——你试试。”

“Impervius?”他跟着念了一遍,没来得及多讨教一下,麦格教授已经从门那边出来了,她领着新生从礼堂中间走过,一路来到教工长桌前,沐木跟那个紫色头发的男孩子坠在最后面,对方小声跟他说:“我希望你来斯莱特林,你很聪明。”

沐木想跟他说那我应该去拉文克劳,只是举着羊皮纸的麦格教授已经喊到了他的名字,他一个单词都说不出来,人群在让路好使他到前面去,他坐到高脚凳上,感觉麦格教把一顶——确实是又旧又脏——的帽子放到了他头上。

“你适合斯莱特林。”分院帽的声音在他脑内响起来。

沐木愣了一下:“我父母都是拉文克劳,我觉得我也应该是。”

它说:“我从不骗人,从不出错,你适合那儿,不会有问题的。”

“……呃,我觉得还是拉文克劳。”

“你真这么想?确定吗?好吧……那就这样。”

然后他听见自己头顶上的帽子大喊了一声:“斯莱特林——”

“……”

那它刚刚在反复确认什么?

沐木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被斯莱特林高年级的学生拉到了学院的长桌边上坐着,扭头看见站在新生最后面的那个紫发男孩抿着嘴对他笑了一下,有股淡淡的得意与认可,老实说,沐木觉得这个笑容非常的……欠揍。

他听见麦格教授喊那个紫发男孩的名字,叫欲为,然后不出所料,那也是个斯莱特林。

欲为在他身边坐下来,跟他握了握手,沐木的手冷得像块冰,显然在进入礼堂的这段时间里还没暖和起来,欲为被他激得一哆嗦,飞快把手缩回去了。

沐木还有点失望:对方的手很热。

金色的盘子中突然出现的烤鸡和蛋糕也不能让沐木的心情愉快起来,他想到他的父母搞不好会在明天一大早就派猫头鹰寄来一封吼叫信,破口大骂他太令父母失望了,竟然敢进入斯莱特林,他是家族的败笔与不幸,他的圣诞节假期不必回来了,诸如此类。

而后来也确实如此。

在那封猩红色的吼叫信结束自己撕心裂肺的大叫之前,沐木一直苍白着脸捂着嘴,他怕自己不那么做会呕出酸水来,他昨晚几乎一夜没有睡,不知道邓布利多校长管不管这件事,比如主张给他换个学院什么的……礼堂里响起许多窃窃私语,沐木感觉旁边的欲为在看着他,事实上有许多人在看他,但来自欲为的这一束目光最不含感情。

“他们总是说,”欲为平静地切着自己盘子里的肉馅饼,“斯莱特林是邪恶的,卑鄙的,不择手段的。不过我要说——我们是优雅地卑鄙着——把你右手边的覆盆子蛋糕递给我,谢谢。”

“我感觉你在教坏我。”沐木小声说,他声音有点虚,用手肘扫了扫吼叫信的碎片,任它们掉到桌子下面。

欲为这时终于笑了一下:“你这么聪明,学坏了也一定是最坏的那个。”

沐木觉得这真不像个夸奖(虽然它就是),然后收拾好了课本,提着书包跟欲为一起去了上魔法史课的教室。

欲为一直在夸他聪明,其实他自己并不太能感受到,因为“聪明”仿佛成了一个拉文克劳的基本素质,他的父母当年都是学校里的优等生,极少违纪,不管闲事,成绩拔尖,可以说是再出色没有的拉文克劳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生下来的这个伶俐的小儿子变成了一个斯莱特林,沐木并非比不上他的父母那样拥有过人的智慧,只不过在这之外,也许还有些卑鄙——优雅的那种——沐木觉得头疼。

沐木是个纯种巫师,他在斯莱特林的生活其实挺好过的,更何况还有个欲为。

“我妈妈给我寄了一些糖和巧克力,”欲为停下早饭开始拆猫头鹰送来的包裹,然后把其中一些推向沐木那边,“问我圣诞节假期从什么时候开始。”

沐木在挖冰淇淋的动作停了一下,他若无其事地回答:“应该是从这周三。”他想到父母前不久给他寄来一封信,里面再次强调了对他的失望之情,并说“明年暑假再见”。

好吧,他心说,然后面无表情地把信丢进了壁炉里。

他听见欲为“哦”了一声,然后说:“我这个圣诞节不想回家了,我在家里过了十个圣诞节呢……你知道,我想试试在学校过节。”

沐木瞥了他一眼,戳穿他:“你周三晚上来我的寝室吧,他们都要回家过节,你正好挑一张床睡。”

“……”欲为咳嗽了几声,他岔开话题,“我觉得你太聪明了不好。”

“你胡说,你爱死了我这幅样子。”沐木这时的嘴角终于扬起了笑来,他把被挖空了的冰淇淋杯子推到一边去,开始催欲为动作快点,他们等下开始的飞行课要迟到了。

周三的晚上欲为如约而至,他亲手把一个小小的正方体礼盒放到了沐木的床头,告诉他:“明早起来你才能打开。”沐木其实心里还挺期待的,只是他没有说出来,而是专注于他与欲为的分歧:“你干嘛不去睡别人的床呢?我是说……从我床上下去。”

“嘿,别这样,我们是朋友。”欲为在自顾自地整理被子,装出一副把过去在十年中的贵族礼仪全部学到狗肚子里去的模样来,沐木气得简直想用脚踹他,又被他硬拉着手腕趴在了被子上。

他真的很欠揍,沐木心想,我要找机会打他一顿。

第二天他趁欲为在盥洗室洗漱时拆礼物,对方送给他一个被施过魔咒的胸章,戴上它的人可以享受到魔咒的效果,那上面的咒语也很简单。

防水防湿,Impervius。温暖的、干净的保护。

end.

评论(2)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