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我的猫到哪里去了【honeydukes】

吃糖认准tag【honeydukes】
唉 想写的梗太多了

田川在万圣节前夕的一节变形课上把他的表交给了那位女教授,中午吃饭时他显得过于兴奋,差点打翻一整盘牛排,虽然这场小小的意外被家养小精灵用魔法飞快地收拾好了,坐在他旁边的十六还是不满地嘟囔了一声。

“在你过去两年中难道瓦不管和流萤带给你的薄荷糖和牛奶软糖还不够多吗?”十六嘲笑他,“嗯,宝贝田川?”

“说点好听的,十六,我保证万圣节结束之前不揍你。”田川没被他影响良好的心态,他想到自己这周末就能离开这阴冷的城堡去外面了,想想,霍格莫德有蜂蜜公爵糖果店和佐料笑话店……他还能给糍粑买回一大堆黄桃罐头来,糍粑会高兴的。

糍粑是田川二年级时在对角巷买回来的一只猫,当时领着他的老白建议他还是买一只猫头鹰的好,毕竟能帮忙寄信送包裹,可他还是一眼就相中了这只猫,老白也没说什么,一路帮他提着笼子回到霍格沃兹特快列车上。

他当时还疑惑地问:“店长说它喜欢吃黄桃罐头……猫能吃黄桃罐头吗?”

“谁知道,”老白漫不经心地说,他的注意力放在了手中厚重老旧的拉丁语书上,“魔法世界的猫总不能以常理看待。”

田川凑过去看了一下,没太看懂(哪怕他们的魔咒几乎全是拉丁语),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他把糍粑抱在怀里,一下一下抚摸着它的背。

拜访霍格莫德的日子在万圣节前夕的一个周末,田川一大早就把十六从床铺上拉起来,十六几乎就要挥出手去打人了,他眼睛都睁不开,嘴里说着不好听的话:“好极了……田川,在我揍你之前,把你的手从我脖子上拿开。”

“起来啊十六,”田川把十六放在床头柜上的长袍和围巾通通扔到他脸上,“你不会愿意错过这个的。”

“我愿意和那位救世主同学一起成为整个三年级唯二留守学校的人……滚下去!”十六痛苦地睁开眼睛,好几次要重新倒下去,最终还是被兴奋过度的田川推进了盥洗室里。

田川在寝室里来回走了好几圈,直到糍粑来蹭他的脚,他把糍粑抱起来时在它身上发现了一些多得不正常的灰毛,它刚刚被洛丽丝夫人咬过,身上有些掉毛,田川没怎么多想。

今天天气还不错,一反以往雷雨大风的糟糕,天阴沉沉,田川正抱着一大袋包裹从蜂蜜公爵糖果店里挤出来,这家店里的人永远是最多的,十六走他前面,他说想去看看邮局。

“整整两百多只猫头鹰呢,不管去哪里的信它们都会帮你送的。”十六感慨道,很显然他来霍格莫德并非没有得到什么乐趣,他问,“你想去看尖叫屋棚吗?”

田川想到那里闹鬼闹得不可开交,顿时打了个寒颤,他摇摇头说:“我们得去一趟文人居羽毛笔店,我的羽毛笔快用完了……然后我们去猪头酒吧找瓦不管。”

老白今天没来,他已经七年级了,对霍格莫德的兴趣早就消退,而且明显在为了毕业的事而忙。

十六同意他的行程安排,他们推开毛笔店的玻璃门时边上的黄铜铃铛响了两声,店里的货架上密密麻麻地陈列着白色的盒子,咋一看有点像奥利凡德魔杖店,不过这些盒子显得更整齐一些,老板招呼他们买白天鹅羽毛笔和野鸡羽毛笔,这些笔的销量一直很好,适用于从学生到教授的所有人,当然,有人想买一些更特别的——他也不会有意见——

“你疯了吗,这支笔得花掉你整整十六个加隆!”十六不敢置信地说,他有些激动,“那不过只是一支凤凰羽毛做的笔罢了,要是放在奥利凡德那只值七个加隆。”

老板很不高兴听见他这么说,他摆出愠怒的脸色来:“嘿,注意点儿,这根羽毛可是被尼克·梅勒大师亲自从一只成功涅槃过的凤凰身上得到的,那上面施下的高深魔咒可多着呢!”

“得了吧。”十六翻了个白眼,显然不怎么相信,他见田川还在着迷地望着这根金红色的羽毛笔,不由得感到一阵无奈,“你有想过买下来之后你父母会给你寄吼叫信吗?”

田川显得毫不在意,他冲十六眨眨眼睛:“没事,这点钱我家还是挥霍得起的……它挺漂亮的,是不是?”

他在万圣节晚宴上把这支笔拿给老白看,老白在魔咒上很有一套,据说魔法部的神秘事务司已经把他内定了(虽然老白本人没透露过这个说法),田川觉得拿给他看是必要的,老白在端详着这支会自动发光发热的凤凰羽毛笔时,十六正坐在对面切自己盘子里的烤鸡肉,他特意说:“田川为它花了整整十六个加隆呢,啧啧啧。”

“它……它确实很漂亮。”田川有点心虚,他偷偷看了老白一眼,怕他说这支笔是骗人的玩意儿。

所幸,他听见老白说:“这东西有点意思……确实是十分高深的魔咒,有抵挡住三大不可饶恕咒的可能性。”田川愣了一下,一脸不敢置信……他突然觉得老板用十六加隆卖给他有点亏。

“你以为这是什么东西做的?”老白补充道,“涅槃成功的凤凰,还有尼克·梅勒。”

“——你赚大了。”他总结道。

田川轻轻笑了一下,没把自己的打算跟谁说,毕竟说出去搞不好真的会被揍——他已经想好要把这根珍贵的羽毛笔送给谁了,要送给那个一年级的小斯莱特林……但现在不是时候,他心想,然后开口要对面的十六把抹了黄油和盐的炸土豆递过来。

虽然离开学已经过了好几个月,田川还是对Alex去了斯莱特林的事耿耿于怀,老白还说了一句不像安慰的安慰:“起码他看上去其实更像个拉文克劳。”

“弟弟,你得知道——不是所有斯莱特林都显得那么‘斯莱特林’。”老白说,而田川正惊讶于他把“斯莱特林”作为了一个形容词,“你知道他们学院的沐木吗,我敢说,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拉文克劳,他要是一开始去了拉文克劳现在的成就会更高。”

他没听进老白后面的话而把全部心思放在了斯莱特林长桌上的Alex身上,他背对他坐着,身形显得有些小,不过田川觉得他以后一定会长得更高更大,毕竟霍格沃兹的伙食很不错——总之田川看见对方柔软的黑发搭在了长袍的后颈上,一举一动都十分优雅,显然是学过很多贵族礼仪的。

他有些气闷,那天在对角巷显得又听话又友好的Alex已经不见啦,只剩下了斯莱特林的Alex。

哦,该死的斯莱特林。

万圣节的晚宴大家都过得很满意,家养小精灵们拿出了全身的本事为他们准备了宴会,并让人毫不怀疑今后的每个宴会都是如此精美,但当他们一路回到胖夫人的画像前时,那种快乐就消失了。

“是啊,我怎么能忘了呢,那位大名鼎鼎的小天狼星布莱克——前年是巨怪,去年是被石化的洛丽丝夫人,我们每年万圣节总得出点什么事,是不是?”当他们被迫得在紫色的睡袋里解决万圣节当晚的就寝问题时(隐约能听见那边的沐木在说:“紫色的睡袋——欲为,校长可真是照顾你。”),瓦不管如此说道,他特意把睡袋挪到了老白边上,事实上他们几个人全部凑到了一起。

老白用手碰了碰他让他闭嘴,然后问出了一个让众人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的问题:“……田川呢?”

——而假设他们能注意到,斯莱特林那边也有个一年级的小鬼的睡袋是空的。

Alex在看见田川往大门去的时候就从睡袋中翻身起来,他确实迟疑了一下,但马上就以非常快的速度跟了上去。

田川正在长廊上急匆匆地奔跑着,要是让那位偏心至极的斯莱特林院长抓住了怕是会被扣上整整一百分(并且没人能多说什么),但他急于找到糍粑……天知道那位坏脾气的逃犯会不会对一只无辜的猫做些什么呢,如果他真的是神秘人的拥护者的话。

梅林在上,那可是一只格兰芬多的猫。

他差点在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路上摔一跤,身后有根不怎么有力的手臂抓住了他,在那一瞬间田川几乎以为他要被哪位教授抓住了,但当他转过头去看见有些气喘吁吁的Alex,不知怎么的,突然开始委屈起来。

“……我出来找我的猫。”他说。

于是Alex点了点头,回答道:“我也是。”

田川知道了他的猫叫花菜,是一只毛色灰白相间的猫……等等,灰色的毛,这可真耐人寻味,是不是?不过田川并没有想到这个,他回到胖夫人被撕裂的画像前,试着小声呼叫糍粑的名字,不知为何Alex跟着他一起回到了格兰芬多的塔楼里。

他们一直找到后半夜,田川感觉自己的脚有点疼,但他今年已经三年级了……哦,人家一年级的还没累呢,他心想,最后在五楼一副铠甲的底下发现糍粑在跟另一只猫滚成一坨呼呼大睡。

“糍粑。”田川说。

“……”Alex的声音有点小,“花菜。”

田川这时突然非常想告诉他,嘿,我买了一根很漂亮的很珍贵很强大的凤凰羽毛笔,想送给你做礼物。这是没有道理的,不应该这个时候说出来,而且搞不好会被拒绝。

所以再等等,再等等,还不是时候,圣诞节离得不远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抱着这两只不听话的坏猫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礼堂中……和怎么应付暴怒的老白。

他收到我的礼物会高兴的。

田川瞥了Alex一眼,心想。

end.

评论(12)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