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你知道世仇是什么意思吗【honeydukes】

认准tag【honeydukes】吃糖~
有一点欲沐 有用到这位妹妹的梗 @白内障

“……意思就是,从萨拉查·斯莱特林与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出生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了任何一个格兰芬多绝不可能与我们这种货色有比路人更友好的关系。”沐木正以一个长得可怕的句子结束自己的发言,他这么说的时候正慢条斯理地把蓝莓酱抹满自己的手中的整片面包,量多得吓人。

与往常一样,坐在他身边的欲为总是第一个回应他的,他掀了掀眼皮:“如果我没听错,我并非没有注意到你用了‘货色’这个单词来形容你与你的同学们——”

“哦,欲为,麻烦别那么小气,”沐木笑眯眯地说,“在那群格兰芬多眼里我们值得比这个更糟糕的形容词……与代词。”

他飞快了做了个补充,而这很显然是让欲为开始冷笑的主要原因:“为什么当时分院帽不把你分去格兰芬多?”

“好问题,你应该去魔法部申请个时间转换器,好让你回到六年前掐死那个拉着我的手要我来斯莱特林的自己。”沐木毫不留情地戳穿他。

“停止,”坐在他们对面的难寻一脸菜色地说,“我不确定在大清早听你们打情骂俏能不能忍住别把餐盘掀到你们脸上。”

而一直坐在沐木身边的Alex全程面无表情地听完,他用叉子把一颗草莓戳得稀巴烂,除此之外什么反应都没有,他本来话就不多,更何况变声期已经到了……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一年前那个格兰芬多听到自己头上的分院帽大喊出“斯莱特林”时的表情……老实说,其实Alex很不想回忆起来,可总控制不住。

那实在是个很复杂的表情,掺杂了期待落空的失望与被背叛之后的愤怒,Alex为什么能在一大群(那可确确实实是“一大群”)格兰芬多中一眼看见他呢?他至今想不明白,那个表情刺痛了他,好似他是一个格兰芬多,而他是一个斯莱特林,所以这辈子他们就再也不能好好说上一句话了似的——梅林啊,他甚至不再对他笑了!

但在随后一年的生活中,Alex悲哀地发现:是的。

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就是水火不容,他们之间哪天不冲对方扔几个恶咒就活不下去,把对方的不幸与灾难当成自己的快乐之源,而这么多年来一直如此,以后也绝不会改变。

他甚至不敢跟别人问田川的事,只因为对方是个格兰芬多。

而去问田川本人呢?

……Alex怕被他直接用魔杖戳死。

沐木已经与难寻聊到了昨天傍晚洛丽丝夫人遇害的事,他们总有一些方法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Alex离开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那位大名鼎鼎的——他当然在场啦——但谁在乎那是谁做的呢,反正我还挺高兴的。”而Alex很快发现自己不得不承认自己是认同他的,因为他曾见过那只又瘦又丑的猫在撕咬糍粑,那是田川的猫。

……又是田川。

Alex不可避免地开始觉得头疼起来。

吉德罗·洛哈特的黑魔法防御课一如既往成为灾难,而令Alex感到疑惑的是似乎没有多少人察觉到这位老师的本性,事实上,格兰芬多的那位万事通小姐迷他迷得要死,但自从他在上课的第一天放出了一大堆小精灵并逃之夭夭后,Alex就几乎没去上过他的课了。

幸好这位教授上课没有点名的习惯(令人惊讶但确实是事实),不然Alex会因为逃了快半个学年的黑魔法防御课而使斯莱特林被狠狠扣上五十分,他完全没担心过这样的话他的期末考试要怎么办,哪怕他这一门拿了个难看至极的“D”,他也能保证其他科目全是漂亮的“O”。

感谢梅林,作为一个学生,他还是有在正儿八经地学习的,起码逃掉的每一节课他都拿着那本《黑暗力量:自卫指南》去图书馆自学去了,虽然很难说Alex这样能不能比他认真上课学到更多。

图书馆里大多时候是五年级学生和七年级学生的地盘,他们为了应付O.W.L.s与N.E.W.T.s已经焦头烂额,换句话说,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个二年级斯莱特林是不是坐在了一个四年级格兰芬多的身边。

田川已经睡着了,他整张脸朝下埋在胳膊里,蓬松的头发看起来缺少打理,后脑勺有一缕直直地翘起来冲着天花板,他胳膊下压着一张歪掉的羊皮纸,Alex很容易看见那上面的语法错误与错别字。

那是一篇魔法史论文,Alex凑过去仔细看了两眼,发现那简直是一派胡言,知识点错得令人发指。

……就算听不下去宾斯教授讲课,难道田川写论文还不知道多查一些资料吗?

Alex不确定在图书馆倒头呼呼大睡会不会被神出鬼没的平斯夫人用鸡毛掸子赶出去,毕竟他以前从未见过有人这么干,他手里捏着羽毛笔,其实心思没有放在黑魔法防御术上——一丁点儿也没有——梅林的胡子啊,田川正坐在他身边呢!

他盯着他后脑勺那缕不听话的头发发呆,显然沉浸在回忆里,Alex想到去年圣诞节田川竟然送了他礼物,他随后悲哀地发现自己用了“竟然”这个单词——那是一支漂亮的羽毛笔,看起来像用从什么漂亮的魔法生物身上拔下来的羽毛做的……当然,就算是最普通的鹅毛笔,Alex依旧觉得高兴。

他的回礼是一盒拜托沐木从霍格沃德捎回来的马蹄形巧克力,那上面还特意用金红相间的缎带装饰了一番(“梅林在上,我从未想过有一天这种颜色能出现在一个斯莱特林身上。”沐木当时刻薄地评价道),然后由家养小精灵帮他送到了田川手里。

而欲为的反应是摸着下巴问他:“考虑往里面加点迷情剂吗?”

“……”当时还是一年级的Alex望着他,“不了吧。”

他好像有点知道沐木怎么没去拉文克劳而是来斯莱特林了,造孽啊……当时沐木还是十一岁吧?

——这些全都是外话,Alex的思绪被一个正往这边大步走来的格兰芬多拉回来,他有耀眼的金发和高大的身材,Alex记得自己在去年魁地奇学院杯的格兰芬多队伍里见过他,他走得很快,黑袍在他身后翻滚成了波浪。

他走过来,然后干脆利落地拍了一下田川的后脑勺,力道有点大。

——那一瞬间Alex的魔杖已经悄然握在手里,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了回去。

因为田川已经咳嗽了两声清醒过来,Alex注意到他眼神在往自己这边看,他控制不住地紧张起来,勉强稳了稳心神,并不知道自己的耳尖开始变红。

瓦不管很快也注意到他身边坐了个斯莱特林,脸上的表情嫌弃得要死,他提着田川的衣领把他拉起来,一边说:“在我变得更生气之前,猪精,收拾好你的东西跟我走——老白到处在找你。”

Alex就这样看着田川这样被他拉走,从头到尾对方可能还没来得及认出自己是谁,他耳尖上的那点颜色飞快消退下去,一如他冷下来的心。

以后多来几次图书馆吧,他心想。

……搞不好可以趁机亲亲他。

end.

评论(7)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