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为什么对角巷不扩建一下【honeydukes】

认准tag【honeydukes】快乐吃糖~

“劳驾——劳驾让让,我们得过去——梅林在上啊这儿还有个孩子呢,别挤着孩子!”

田川没注意到当他喊出“孩子”这个单词时,被他护在怀里的一年级新生翻了个不明显的白眼,与监护人走散不是Alex的本愿,他原来也不知道临近开学的对角巷能拥挤到这个地步——梅林啊,这条青石砖铺成的道路顶天能容下三个人并肩走过罢了,眼下却被挤得水泄不通。

光是那个半巨人就足以堵住整条路了,田川把眼光收回来,仔细想了想,发现那好像是禁林旁边那间小屋的主人,他身边好像也跟着一个戴眼镜的新生来着?他没有精力再细想下去,人群快把他直接挤回破釜酒吧去了。

田川两只手拨开人群好让他们空出一个勉强让人通过的缝隙来,一直埋在他胸前的瘦小男孩往里一钻就不见了踪影。

“啊……”他突然觉得空荡荡的,还没等他做出什么有用的反应来,就发现从臃肿的人群那边伸出一直小手来,一把握住他的手腕把他硬拉了过去,田川甚至感觉自己脑袋都被挤变形了,他身上的格兰芬多校服变得很乱,领带歪到了一边去,但谁在乎呢,幸不辱命,他终于把这个一年级新生安全带到了奥利凡德魔杖店的门口。

店里与外面的街道对比起来太过空旷了,田川摸不准店主老头正在哪个角落里,他试探着叫了一声:“有人吗?”

“哦,哦,”奥利凡德从他们头顶的扶梯上探出头来,“早上好,小先生们——我还记得你,十二又四分之一英寸,樱桃木,独角兽毛。”

田川尴尬地笑了笑,事实上他不能像这位拥有银白色瞳孔的老人一样记得这么清楚,他以前一直以为他的杖芯是龙心腱,不过幸好对方并不介意,因为他很快把注意力放到了Alex这位新顾客身上。

对方在奥利凡德的帮助下寻找适合自己的魔杖时,他正绞尽脑汁想着一年级新生需要准备些什么:得去摩金夫人那购买将近一年所要用的长袍,还得去丽痕书店买课本,一年级要上的课程有什么来着,他记得有本《初级变形指南》……

——“当心!”Alex小小惊呼了一声,他似乎不习惯大声说话,这导致完全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田川刚抬头就被一瓶墨水迎面砸过来。

这种时候只能谢天谢地松木塞很严实地堵住了瓶口。

田川痛苦地弯下腰捂住了右脸颊,剧烈的痛感让他眼泪马上流出来,Alex看见他湿润的眼角,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慌张,他把那根不合适的魔杖扔回盒子里,转头去握住对方的手腕想看看他受伤的脸,皮肤被嗑破了一点,没有流血,不过有要肿起来的迹象。

“没事,我……” 他声音里带着哭腔,听得Alex一愣一愣的,“我等会儿去街角买瓶白鲜(原著中出现过的一种跌打损伤药)就成。”

奥利凡德睁大眼睛仔细看了他两眼,附和道:“你说得对,现在我们应当继续——你知道,一位巫师要找到合适的魔杖并没有那么容易。”

简直是难如登天,Alex心想,他也不明白自己要买根魔杖怎么这么麻烦,他感觉自己快把店里三分之一的魔杖都试过了,当他手上握着下一根时其实脑子里还想着田川红色的眼眶。

随后他发现就是这一根了,十二又四分之一英寸,樱桃木,龙心腱。

……很难说两人以后的所有故事是不是一开始在魔杖上就已经有所暗示,这是现在的Alex所不能明白的,他正忙着用指尖把冰凉的药水往田川脸上抹。

“时候不早了,呃……”他因为伤口上传来的感觉皱了一下眉头,“我觉得你今天不能把清单上的所有东西买完,你觉得呢?”

“我可以明天再来。”虽然他不确定这位三年级的格兰芬多明天还会不会来……见鬼的,为什么对角巷不扩建一下呢?

田川把他拉到巷尾的一家冰淇淋店,只需要三个纳特就可以买到底下有脆皮蛋卷的冰淇淋,“你要吃什么口味的?他们一共有四十八种呢,跟怪味豆似的……一次可以选两种。”他低下头去跟只到他下巴的一年级新生说道,Alex盯着他一开一合的红润嘴唇,回了一句:“跟你一样。”

于是他们一人拿着巧克力草莓冰淇淋走在对角巷里,傍晚的对角巷已经变得冷清很多,起码保证他们的冰淇淋球不会突然出现在别人的长袍上,田川帮他拉着手推车把他送到破釜酒吧,Alex看见他的父亲正醉倒在吧台上,但他面不改色地走过去了,田川完全没意识到什么。

“你可以在这里等你的父母,”田川说,一边掏钱给他点了一杯黄油啤酒(梅林在上,这种饮料里可确实没有酒精),“有不认识的人跟你说话你不要理他,也不要喝别人给你点的饮料懂吗,我要走啦,你自己小心点,不要被坏人拐跑。”说完他自己笑了起来。

Alex看着他,其实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他问:“你明天还会来吗?”

田川想了想:“应该不了吧,我是来替朋友看看这里有没有他需要的东西。”

Alex“哦”了一声,听不出太多情绪,他听到田川继续说:“我们很快会在学校大堂里见面——哦,我是说,分院仪式,我在格兰芬多等你。”

他看着他匆匆离开,实在没机会开口告诉他:按我的血统来看,我是个彻头彻尾的斯莱特林。

尽管他父亲是个混球,但不妨碍他们家族历史悠久底蕴深厚,他们家所有人都是斯莱特林,除非他被除族(而那永远不可能),不然他也一定会是个斯莱特林,他想到父亲出门前怎么说来着,哦,对,马尔福家的小少爷今年入学,要与他做朋友……

Alex冷静而突兀地想到另一个方面:对角巷最好还是维持原样,不然他和他就不能相遇了。

一个斯莱特林跟一个格兰芬多,啊,感谢对角巷。

end.

评论(14)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