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瓦白】赠送圣诞礼物的正确方式【honeydukes】

HPparo系列 可能会写好几个cp
【honeydukes】是原著中的一家糖果店 翻译过来叫蜂蜜公爵 所以这个系列可能会走一走原著剧情 但没有主线 全是糖 大家认准这个tag放心嗑就好

圣诞节假期让学校里变得特别冷清,瓦不管和流萤几乎可以占住格兰芬多的整条长桌,还有两个人在另一边百无聊赖地玩巫师棋,打哈欠的声音隔着老远传过来。

流萤正埋头于他的变形课论文,这门课的女教授极其严格,以至于他为了写论文差点咬秃了三根羽毛笔,毕竟要让它能通过也不是随便糊弄就能完成的。

瓦不管听到他这言论时几乎要摆出一副怜悯的样子来:“难道别的论文随便糊弄一下就能通过了吗?”

流萤还想说些什么,但瓦不管已经撑着下巴望向另一边的大门了,他在等谁来,流萤心想。

他推开被喝完了里面的南瓜汁的空杯子,它在长桌上飞快消失,被家养小精灵收走后给他换成了一杯热橙汁,他抿了一口,心想,学校外天寒地冻的,老白做什么这时候跑出去?

正当流萤想提议回公共休息室去烤火时,大厅的门被人推开发出一声轻响把他的目光吸引过去,他看见老白浑身湿漉漉的狼狈样子,几乎倒吸一口凉气——

“不,闭嘴,别开始。”瓦不管闷声对他说道,他们俩坐在原地,看着老白一瘸一拐地走过来,说实在的,他脸色太难看了。

等他走近了,瓦不管和流萤才闻到他身上的腥味不同寻常,好像在装着水蛭的缸里打个滚再回来那样……呃,听起来好恶心,流萤被自己的想法恶心到了,他晃了晃头,听到瓦不管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单词来:“所以,我不过就是三十分钟没看住你,你就把自己搞得一身是血的回来见我?”

“……求求你,瓦不管,你这话听起来像他妈妈。”坐在一边的流萤差点把橙汁呛进自己的鼻子里,他手忙脚乱地挪开自己的羊皮纸和课本,好空开一个位置让老白坐进来——对,对,他来了以后瓦不管身边哪还有别人的位置——流萤无不好笑地这么想。

而后他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压低声音问:“你怎么不去医疗翼?”

“不是我的血。”老白说,他大半张脸埋在格兰芬多那红黄相间的厚围巾里,声音听起来瓮声瓮气的,他太累了,整个人一坐下来就控制不住要往瓦不管身上倒,瓦不管用手扶住他的肩膀不让他如愿。

老白不满地嘟囔了一声,他小声说:“管管。”

“别撒娇,对我没用——起码现在没有,”他还是黑着脸,谁都看得出他心情不好,“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老白挣扎了一下发现没用,他现在的力气比不过硬起心肠来的瓦不管,只好放弃,就这么没骨头似的被他用手掌撑着上半身瘫着,他接过瓦不管递过来的热橙汁(“喂,那是我的!”流萤的反抗被另外两个人忽略)喝了两口,暖融融的液体滑进胃里终于让他有了些精神,他抬眼说:“禁林里有一头独角兽死了……是我没注意摔到它的尸体上,沾了一身血。”

瓦不管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大白天?禁林?独角兽的尸体?嗯?”

“嘘!你非要弄得所有人都知道吗?”流萤说道,他看见隔壁斯莱特林的长桌边有几个人望过来——梅林在上啊,邓布利多老糊涂了吗,为什么格兰芬多旁边就是斯莱特林,哪怕是拉文克劳也好啊——他绝望地心想。

他们终于发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可老白这时脚都软了,他用力撑了一下没能站起来,不敢抬头去看瓦不管面沉如水的脸色。

瓦不管咬了下后槽牙,他知道老白怕冷,入冬之后能把自己裹得走起路来像一颗在滚的球,外面风雪交加的究竟是什么精神让他在这种时候跑到禁林里去,他根本想不通,一腔怒火越烧越旺,窝在他怀里的老白也知道自己理亏,一言不发。

其实这个时候流萤已经很不想跟上去掺和了,他对胖夫人说出了口令后率先进入休息室,打了声招呼就从楼梯一路回到自己的寝室中,壁炉里的火烧得很旺,很像瓦不管生的气,老白一边忍不住舒服得把身体越放越软,一边又提着一口气不敢放松,他甚至感觉腰要抽筋了。

“你应该庆幸寝室里带了浴室,不然很遗憾我会直接把你丢进公共浴室的水池里。”瓦不管这时终于开口,他抱着比平时还要重很多的老白一路上八楼回到寝室脸不红气不喘,老白想起来,是啊,这是个魁地奇校队的击球手,跟他肉搏都是找死。

只能从别的地方着手。

他在浴缸的热水里泡了整整四十分钟,直到瓦不管控制不住地来踹浴室的门。

“嘿,你能不能温柔点儿,万一踹坏了我怎么跟假期结束的舍友交代?”老白在里面抱怨道。

“那是家养小精灵要烦恼的问题,而现在——”瓦不管在外面说,“你给我出来。”

他已经拿着一条浴巾在外面等着了,老白轻车熟路地窝在床边,感觉他把已经实现烤暖的浴巾盖到自己头上来,听他说:“我假设你还记得你今年已经五年级了,很快就要面对O. W. L(普通巫师等级考试)?”

“呃……”老白突然想起自己不知道塞在书包哪个角落的魔药学论文,那位教授可能会让他的分数变得特别——特别难看,让他感觉五脏六腑都拧在了一起,但随即他迎来瓦不管的另一个质问:“你去禁林里干什么?”

他听到瓦不管给他擦头发的东西停了下来,声音在抖,他这时突然感觉自己特别心虚。

他沉住气,缓缓说道:“圣诞节了……”

瓦不管看见他挣开自己的手,爬到床头去,觉得如果O.W.L考的科目里有一门“气人课”此人绝对能毫无意外地拿到一个漂亮的“O”,老白整个人跪在柔软的辈被子上,腰弯下去变成一道弧线,睡衣的下摆在那里堆起来,还没等他细看,老白就已经在床头找到自己藏起来的盒子。

那是一个葡萄木做成的小盒子,老白把它放在腿上,“啪嗒”一声打开金属扣,露出里面装的东西来。

那是一个狮鹫形状的袖扣,绑上了金红色的缎带,跟他们学院的标志有几分相似,瓦不管注意到那上面被下了防恶咒的咒语,当他意识到它的等级足以抵挡三大不可饶恕咒以下的大部分恶咒时几乎感到一阵眩晕。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东西应当有市无价,哪怕用几百个加隆也不可能把它从商人手里拿过来。

“你……”瓦不管稳了稳心神,“你从哪弄来的?”

“你知道,魔药和魔咒是相辅相成的……”他含糊地说,其实不想说得太详细,“如果有足够珍贵的魔药,一些高深的魔咒也就有可能……”

话说到这里已经很明显了,而且显然,为了给他准备这个礼物,老白不止是第一次深入禁林去了。

“感动得说不出话了,嗯?”老白这时终于理直气壮起来,他凑上去抱住恋人强壮的腰,发现对方的右手极其自然地搂上来,“说点什么啊宝贝。”

“圣诞礼物在霍格沃德就可以买到,实在不愿意花那么几个银西可的话只给我一个吻也可以,但是下次再让我知道你一个人去了禁林——”瓦不管这时皮笑肉不笑地说,“我就把你扔进湖里去。”

老白打了个哆嗦。

“……那现在可以申请一个吻当作回礼吗?”

end.

不知道有没有宝贝能从“死掉的独角兽”里看出这是原著的哪一部kkkkk

评论(10)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