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R】艾如张(end)

民国pa 少爷爱丽x小妈田川
字数4000+的豪华列车 我知道很雷 对不起别骂了 爽就完事了
群号:761835689 欢迎妹妹们来玩~

早在回国前Alex的母亲就发电报告知过这件荒唐事,手底下商铺的田掌柜做假账被戳穿,为了逃过死罪,把家里眉清目秀的小儿子送给他父亲做了妾,竟然还成了,他娘是前朝的官家大小姐,电报里字里行间藏着她最后的矜持与度量,但Alex依旧从中看得出对方已经被气疯了。

他们家有三房姨太太,除他这个嫡子外有两房都生下男丁,闹得家里鸡犬不宁,是,现在是新时期了,以前的旧东西大多都要“革”掉,可嫡子终究是嫡子,是被老爷寄予了厚望送到德国念洋书去的,亏他自己争气才稳固了他娘的正房地位,现在又给添了一房,还是男的,什么意思,给他娘下脸?

他娘在第二封电报里写下了自己的本名只为催他回家,斗大的油墨字样让他太阳穴隐隐作痛,Alex坐上回国的游轮时已经是十二月中旬了,等他一月份回到家,他娘见到他第一面,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气得眼泪直往下掉。

“你爹,呵,你爹,”她极响亮地冷笑,“一个月里只除了初一十五歇在我房里,别的时候都在几房姨太太那儿快活呢,他宁愿同一个男人睡觉都不愿来见我。”

Alex眼观鼻鼻观心,最初因为见到母亲的眼泪而变得慌乱但现在已经平静下来,他不能给母亲帮腔从而去攻击他的父亲,那不像话也是不孝,他听着母亲哭哭啼啼诉苦,给丫头使眼色让她倒茶。

他显得对这件事毫无兴趣,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对父亲的下作本质了如指掌,尽管纳男妾这件事过于惊世骇俗,说出去给田家断了后怕是会被人戳脊骨,但男人又生不出孩子,一直把那田小少爷锁在深宅大院里,怎么教养还不是自己说了算,还怕他翻出天去不成?

“娘,”他拍了拍风韵犹存的美妇的小臂,让她安静下来,“时候不早了,我明天再来给你磕头请安。”

他在话语间明明白白没有任何一句提到他的父亲,这无形之中也取悦了他娘,美妇用手帕按了按已经生出细纹来的眼角,轻声让儿子退下了。她十七岁嫁来,侍奉公婆,生养嫡子,打理内宅,可以说没有不周到的地方,她娘家也不是没落的,夫家生意也有靠她帮衬,现在凭什么这么打她的脸呢?

她想得明白的事,Alex自然也想得到,而且能想得更多,所以关于他父亲纳男妾这破事其中必定还有许多不足为外人道的关节,只是Alex没心思去探究。

Alex在年三十的家宴开始前才第一次看到那位带来满城风雨的男妾,对方正披着斗篷站在庭院中的梅花树下,看上去似乎在衣食上没怎么被亏待的样子,是他娘那大家小姐出身的最后一份涵养,只是脸色很白,又瘦又矮,像病死的痨鬼还魂,身上看不到一丝年轻人的朝气。

前些年年关时节,他们底下商铺的掌柜们总会拖家带口来作客,在老爷这儿混个脸熟,也多图一份红包钱,Alex已经不记得他从前有没见过这位田小少爷,不过想来应当是见过的,他想起他娘的说法,对方既然是身份是个妾,自然按老祖宗的规矩不能上主桌吃饭的,只是终究是个男的,坐在一群女眷中间也不像话,所以这小半年来,对方的三顿都是被丫头送到房中用的。

他娘为这人的破事生了快小半年的气,在这种小事上由着她也不敢有人说什么,而且现在大少爷还回家了,夫人的腰自然能挺得更直一些。

在风雪中那位田小少爷的身影看不太真切,仿佛就要飘走,Alex站在廊下看了一会,叮嘱身边的大丫头去叫人回房,别回头要是冻病了,头疼的还是他娘。

大丫头走过去细声细气地同那人说话,Alex看见他直直地望过来,眼里好像常年带三分春水水汽,在天寒地冻的腊月里也化不成冰,他在那一眼里突然明白他爹为什么鬼迷心窍要纳这个人回家,当时他爹心里想的必定同他现在分毫不差。

田川大半夜醒来时在床头看见一个人影时差点被吓得叫出来,只是这些日子来的苦终究只让他把声音忍住,他颤抖着小声问了一句:“……大少爷?”

【下文走外链 打不开的在微博搜『桃花杀我』 】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89646682047053

评论(18)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