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A瓜】于心有愧(end)

架空甜饼 没有逻辑
有莉白
谁上升真人上谁

田川在社团招新的报名表上看见Alex的名字,在代表着秋天的第一片枯叶正从头顶落下来的整个过程里,他的大脑都一片空白。

他来做什么,田川更多的是在自我怀疑,他这是在做什么?

他不可避免地回忆起高中那段荒唐的日子来,他在对待少年的青春上过于轻狂,不仅自己没有讨到好,还拖了Alex下水,事实上在高三的最后几个月他已经不知道Alex去哪了。

当初老白带头跟体校那群骚扰本校女生的王八蛋打群架,莉莉也吃过苦头,谁能咽得下这口气,田川和瓦不管二话不说就跟着去了,那时Alex刚刚高一,大好未来一片光明,然后就因为一句“爱丽救我”,在警察来抓人时,仿佛脑子有坑似的不顾一切掩护田川离开。

其实当时场面很乱,田川也热血上头,老白和瓦不管还在场,他怎么能这么明哲保身。

他不心疼自己,Alex心疼他。

现在想想……在一群意气用事的少年中间,只把心思放在田川身上的Alex搞不好还是保持着全须全尾的冷静。

后来的事显得有些不可思议,Alex退学后田川再也没有机会同他解释清楚:我没想让你给我顶罪,我没想丢下你一个人走。

可惜晚了。

处分Alex的通报批评在楼道里的黑板上牢牢贴住,务必让田川每次上下楼时都一眼就看到。

田川在大二时再看见此人,第一反应是:我现在再同他说那些掏心窝子的话,他能信我吗?

一种风雨欲来大难临头的心虚感笼罩住了田川的内心,他对于未来要面对的质问与刻薄有了玄而又玄的预感,一旦想到那些全部来自Alex,他的胸腹里就拧成一团。

Alex刚入学就坐巴士去基地军训去了,田川要见他也是半个月之后,相当于给他判个死缓。

于是他硬压着自己性子,等了大半个月等到学校中秋放假,老白和莉莉刚毕业实习了俩月,他们几个人凑合着工资和生活费一起吃了顿饭。

回到宿舍时已经半夜一点多,门禁早过了,田川喝了点酒,翻墙时把脚扭了一下,疼得眼前发黑,他一瘸一拐地上楼,刚上三楼时被人推了一下,正好靠在入秋后冰凉的墙壁上。

他的宿舍就在四楼,这人是故意堵他的。

“Alex……爱丽。”田川小声改了个口,声音软绵绵,说完马上感觉眼泪要掉下来。

喝酒误事。

这人变高了很多,刚结束了疯长的年龄成年后的男孩子能高出他大半个头来,Alex把干燥起皮的嘴唇压在他的嘴角,像一个威胁。

楼道里的声控灯暗了下去,田川眼前模糊一片,他感觉Alex的手按在他已经软下来的后腰上,他刚刚军训回来,上半身穿着半袖,下半身还穿着肥大的迷彩裤,带着一股狠劲而来。

田川在秋夜中被圈在Alex温热的怀里。

Alex一直把嘴唇贴在那种暧昧的地方,又不接吻,又不说话,田川喝得舌头发麻,一张嘴,像不识好歹的勾引。

他搂住田川把他压得更紧了些,终于大发慈悲说出三年来的第一句话:“师兄,我喜欢你,我想亲你。”

“我……”田川闭了闭眼睛,那少年时期极短暂的爱恋此刻大张旗鼓地复燃起来,他狠下心,几乎是自暴自弃地说,“听说听话的小朋友都有大哥哥的亲亲。”

“……我家小朋友也必须得有。”

他听见Alex轻轻笑了一下,在这似水的凉夜里与心爱的人重逢。

end.

评论(7)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