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约策】双双(end)

无脑甜饼 不要追究

花木兰刚见百里玄策这小孩时就觉得他挺好对付的。

不是说他很弱,花木兰很容易就能把他锤翻,而是他的脾性太好掌控,如果落到有心人手里会被利用。

不过想到这里,花木兰翻了个不明显的白眼,兰陵王已经消失在人群中,来去如鬼魅一般,她已经懒得计较对方不经允许就随意进入长城了。

百里玄策比她矮上不少,她很少有机会接触到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孩子,对方站在原地,脸上的表情既慌张又茫然,有出离愤怒的迹象。

花木兰带他在大街上买了一包猫耳朵和芝麻饼,又给他买了个挂着铃铛的布偶,哄孩子的一切她都做得很好,只是百里玄策后腰上挂着的飞镰提醒她,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

他跟着花木兰走,对方走得很快,他一边吃芝麻饼一边跟,不很吃力,嘴角粘着一颗黑芝麻,终于开口问道:“师父不要我了吗?”

对方的声音模糊在发育中的公鸭嗓与成年男性中间,年龄不小,但绝对不大,花木兰本来想直截了当给出回答,但她破天荒地酝酿了一下,说道:“没有,他只是把你还给……你的哥哥。”

百里玄策“哦”了一声,从语气词里听不出太多情绪,他突然停下脚步,一个人留在建筑物下的阴影里,花木兰突然感觉身后的脚步声没了,她回头看过去,对方脸上的表情在阴影中看不清。

花木兰终于叹了一口气,她说:先见一面嘛……如果不乐意留在这里,我就给你些钱,你自己出去找地方生活吧。”

芝麻饼已经吃完了,猫耳朵还剩一点。

百里玄策知道她说的“这里”指的是长城守卫军,他也曾在兰陵王的庇护下见过那些来势汹汹的魔种大军,那些给了他一半血统的、残暴的生物,在毁了他的家之后,又来试图毁掉长城。

他还是默认了花木兰的说法,拿着后来她给买的一些糖糕,一路跟着她上了长城。

执勤的士兵跟花木兰问好,个个都好奇地盯着他看,花木兰稍微动了动,把他挡住,然后出声问道:“守约呢?”

士兵笑了一下:“队长你贵人多忘事吧,四天你刚让他和铠去了前线。”

“扯淡,”花木兰说,“他们俩只是去打扫战场收拾残局……顺便处理战俘,用爬的都能在今天正午之前爬回来。”她提高了声音:“人呢?!”

士兵吓了一跳,他脸色几经变换,吞吞吐吐地说道:“守约说铠不洗澡太脏了,他看不顺眼,然后把铠打了一顿。”

“呦呵。”花木兰挑了挑眉,搞笑的吧,就百里守约那样的狙击手能跟铠近战?估计铠让着他,按她对队员们的了解,除非是铠自觉得罪了对方才眼观鼻鼻观心乖乖挨揍的。

……但总不可能是因为百里守约嫌他脏。

她身后的百里玄策听了不知作何感想,他的耳朵动了动,突然向后转去。

花木兰比他晚一些听见脚步声,主要还是来人出声道:“说我坏话?”

士兵见正主一来,讨好地笑了两下,脚底抹油地跑走了,花木兰转过头去取笑他:“没有,你听错了,我们在说铠的坏话。”

百里玄策的背几乎是马上就紧绷了起来,像受惊的兽类,花木兰感觉他的脚都要紧张地踮起来了,暗自觉得好笑,现在她已经转过身来了,百里玄策总不能跟着缩到她背后去吧?想到这里,花木兰嘴边的笑意扩大了一下,她抓住百里玄策的肩膀强迫他转过去。

“守约,”她说,“你快想想怎么报答我。”

百里玄策低着头不愿意说话,但是花木兰相信对方一定认出来这是什么人,她清楚地看见他红棕色的瞳孔猛地缩小,整张脸迅速变得惨白,而嘴唇在颤抖。

但百里守约飞快地调整好了自己不明显的失态,他的声音有些哑,似乎说得多少有几分艰难:“麻烦你了,谢谢。”

花木兰知道在这种时候无需多言。

她推了百里玄策的后背一下,然后快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百里守约腿长,他几步走过来,似乎是想去拉百里玄策的手,但不知为何又不敢,于是转而把手轻轻地放在了他的肩膀上,这个触碰“叫醒”了状似梦游的百里玄策,他浑身颤抖了一下。

年长的一方看出了他现在紧张过头,虽然没有抗拒的意思,但是这样慌张无措很碍事,他把多年未见的弟弟抱入怀里,大手按住他的脊背像摸一只猫那样来回安抚着,把他绷着的神经慢慢舒展开来。

等百里玄策不那么紧张了,他再去拉他的手,对方的手握紧了,百里守约用了些力让它松开,然后从手指的缝隙里插进去,扣在一起。

他拉着百里玄策往营房走,路上也有人跟他问好,他点点头算打过招呼,目不斜视地带着百里玄策离开了城墙,百里玄策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好像既不高兴也不难过,花木兰给他的糖糕还没有吃完,此时塞在口袋里,往下堕。

他脑海里想的是这个,所以当他反应过来自己坐在百里守约的床上时,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来。

“哥哥。”他说,一时觉得十分奇怪,这个称呼他快十几年没喊出口过了,连发音都自觉陌生。

刚被兰陵王从魔种的爪子底下救起来时,他还在哭着喊哥哥救救我,但是到了后来,他不仅不会再呼救,连哭都不会哭了,兰陵王对他的私事根本不过问,也不在乎他的心情,唯有一点他和花木兰很像:都很喜欢给他塞小零食,而且更像是随手的习惯。

在家庭遇难破碎之前,百里玄策就不太喜欢吃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一是家里穷,不能像别家的小孩一样总是吃到糖,二是他自己懂事,反正如果得不到的话,干脆直接就说不需要好了。

这种态度也直接表现在后来他失去了百里守约这件事上。

但是他遇到了兰陵王,兰陵王带着他到处旅行,教他战斗,也给他买零嘴吃,这就强行把他的习惯拧了个方向,兰陵王走了之后,花木兰还是这么对他,于是他一时半会并不会有什么抗拒,而现在,那种不和谐感终于在百里守约面前爆发出来。

吃零嘴的习惯谁来改都可以,但是对于兄长——“这件事”——只能百里守约来做,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百里守约什么煽情的话都没有说,他那种复杂的心情一时不能用简单一两句话来倾诉,他以前一直感觉有两根刺,一根戳在他的心肺里,一根刺在他的脊骨间。

他这么多年来感觉自己连腰板都挺不起来,痛苦与悔恨就是那两根尖锐的刺,嵌进血肉骨髓里拔不出来,更何况他也没有要拔的意思。

“我在这里。”百里守约是这么回答他的,说出了多年前他没能说出口的那句话。

百里玄策手里握着杯水,是兄长刚刚给他的,他是就着水把剩下的糖糕掏出来吃完,然后又主动地开了口:“她——”他用了一个代词,“想要我留在守卫军里,我也想留下来。”

百里守约听懂了那个代词是指谁,有权问得出这个问题的只有花木兰一个人,她要是问了,就代表她真的需要百里玄策的能力,于是他没有多做评价,而是回答道:“好。”

他早就看见对方腰间挂着的飞镰,拿在手里可以用,甩出去也可以用,距离不算太远,起码对他的枪来说,离敌人太近,尽管他因为魔种失去了一次弟弟,但在这种时候,他对于弟弟要重新回到魔种的面前并没有表现出反对的态度。

这不仅是因为他相信百里玄策,也是因为他相信自己。

如果到时上了前线,百里守约因为疏忽没有发现百里玄策身边的危险,只能说明他不够资格成为对方的兄长,以前不合格,以后也不会再合格。

百里守约想得很通透,但是当他透过瞄准镜看见百里玄策挥舞着飞镰在敌人庞大的身躯之间穿梭着,他还是停止了呼吸,对方疯狂的天性在脸上的笑容之间显露出来,百里守约憋了很久,颤抖着呼出一口长长地气,然后击毙了一个能对百里玄策造成致命伤的强大魔种。

等失血过多的花木兰被铠扛回来时,百里守约就守在医疗营外,花木兰看见他,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液,嘲笑道:“这么担心他死掉,当初干嘛要同意啊?”

百里守约看了她一眼,没有被激怒,他跟着走进去,看见医生为百里玄策包扎伤口。

都是外伤,不致命,但是太痛,用流泪和喊叫无法缓解的疼痛,百里玄策懒得花力气做无用功,他眯着眼睛,整个人显得很迟钝,远没有在战场上这么神采飞扬。

这时百里守约才回答花木兰的问题:“因为他比起留在我身边,更愿意面对死亡。”

百里玄策也听见了他的声音,抬眼来看,他抿了抿嘴唇,叫道:“哥哥。”

花木兰对他的回答不置可否,她刚被放下就轻轻踹了铠一脚让他滚,铠知道她担心前线的战况,没跟她计较,只是在转身后又被花木兰扯着辫子拉回来。

“干嘛啊。”铠没好气地问道。

“哎,”花木兰用手肘捅了捅他胸前的铠甲,“你被守约揍了是怎么回事。”

铠一时半会还真想不起来几个月之前的事,他思索了一下,光明磊落地说出了原委:“我不小心弄碎了他胸前的木牌。”

“就这样?”花木兰觉得不可思议,仅仅是这样一向没什么脾气的守约就对铠动手了?

“就这样。”铠点点头,然后转身就走了。

花木兰的眼神不住地看向百里守约的胸口,她知道对方一直戴着个木牌饰品,不过这么多年来没细看过,这下终于被她看清楚了:那好像是一个破碎后被粘好的小人像,头发蓬松,头顶有尖尖的耳朵。

她又看了一眼百里玄策的脸,然后不再看向那边。

百里守约让医生出去时把帘子拉上,外面人来人往的,把这一小片被单独隔开的空间显得很安静,因为唯二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他让重伤的百里玄策靠在他怀里,带着茧的手指掐住了对方尖细的下巴,是一种强势的主导控制。

“你还想见我吗?”百里守约问他。

百里玄策反问回去:“你又不要我了吗?”

他对花木兰问过类似的问题,不过没有得到合理的回答,明世隐跟他说过,他的一生中会被抛弃三次,百里玄策觉得不高兴,但是不想知道原因。

他被百里玄策问得哑口无言,他只能低下头对他说:“你别误会,我只是想亲亲你。”

尽管他说的和他做的已经足够让人误会了,但是百里玄策竟然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我喜欢你亲我。”于是百里守约依旧捏着他的下巴,轻轻地吻了对方松软干燥的嘴唇一下。

“你觉得我还要你吗?”百里守约又把问题丢回去。

百里玄策想到那些他无法对付的魔种在试图攻击他之前全都无声无息地死去,他感觉兄长一直在远处看着他,一直,一直,没有移开过视线。

“你最喜欢我,你别再……”百里玄策对他说,说到这里时终于轻轻笑了一下,改了口,但是这个动作扯到脸颊的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你别给我吃草了,我想吃肉饼。”

百里守约就是在这个时候深吻他的。

他浑身软了下去,像一块正在融化的玫瑰软糖。

end.

评论(11)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