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约策/R】好烦啊为什么开车要想题目(end)

新皮守约x原皮玄策
开车就不要追究逻辑(和错字)了
评论外链 打不开的在web搜【桃花杀我】

“我如果是你的话,”花木兰刻薄地说,尽管她现在是在劝阻对方,“我就不会这么想不开去单挑一个高等魔物。”

百里玄策说:“他是哪门子的高等魔物?他是我哥哥。”

花木兰心说百里守约可不一定领你的情,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后说道:“好吧,那今晚就让你进去,明早我去给你收尸……如果你的尸体还拼得起来的话。”

她和铠费尽心思把觉醒了魔物血统的百里守约关进地牢里,铠的伤现在还没好呢,百里玄策就死心眼地非要去看他,不过也是,当时百里玄策根本不在场,他三天前才从几百里外的前线回来,磨了花木兰三天让她松口。

花木兰确实没想过百里玄策会活着出来,就算百里守约曾经是他的兄长,但是变成彻头彻尾的魔物后,他还能记得这件事,这个人吗?花木兰可不这么觉得,她在入夜后带着百里玄策走进了阴森潮湿的地牢里,火把被固定在青石墙上散发着昏暗的光,整个监牢里闷得狠,没有一丝的风。

她把钥匙塞进百里玄策冰凉的手心里,弯下腰小声叮嘱道:“你也看见了……他一直这样不声不响的,送进去的食物他也不碰,你想好了,进去吧。”

她用的是笃定的语气,平铺直叙,不打算再说服他,也不会阻拦他。

百里玄策低头看了一眼生锈的钥匙,对她道了谢,花木兰拍了拍他的头,快步走了出去。

地牢里很安静,他的耳朵动了动,听不见百里守约的呼吸声,只能听见微弱的水滴声,似乎在地面上滴了一摊,百里玄策深吸了一口气,把钥匙插进锁里,因为有点紧张他扭了两次没扭开,第三次时才开了,半截钥匙断在里面。

百里玄策懊恼地把另外半截钥匙扔掉,他走进漆黑一片的监牢里,良好的视力只能让他看见角落的草垛上有个黑影。

“哥……”他张了张口发出一声气音来,还没说完就感觉有阵劲风鬼魅般的扑过来,后脑勺在狠狠嗑到地板之前被对方用手按住了,他整个人都被掀翻,身上的人体重比印象里重了几倍,浑身冰凉,附有坚硬的类似铠甲的皮。

百里玄策在慌乱中控制不住地想要挣扎,一边出声道:“哥……哥哥!”

百里守约冰凉的紫瞳居高临下注视着他,听了这话没给他什么反应,百里玄策问到他身上有浓重的血腥味,有温热的液体不停落到他的身上,他反应过来一开始的水声是什么了:那是他哥哥的血。

评论(27)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