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约策/R】回归线(end)


哥哥的那个龙皮绝顶帅气 忍不住来搞一搞…。
文题无关 错字不改 我的肝没了 外链走评论
@李隆基今天也很想读书  @真菌

“……”

百里守约愣了一下,他似乎搞错了自己体内那一半的魔种血统……原来是龙,他心想。

觉醒来得毫无征兆,不知道条件是什么,但是过程太难过了,他现在浑身没什么力气,大汗淋漓地靠在百里玄策身上。

他知道百里玄策很不愿意,前几天兰陵王才把对方送回来,两兄弟时隔多年第一次见面,百里玄策还是不亲近他,百里守约心里急,没表现出来。

背后换了个形态的尾巴变得又长又细,上面似乎披着硬邦邦的龙皮,每挥动一下的破坏力都比以前的兽尾大多了,百里守约刚刚觉醒,还不是很能控制自己,于是当百里玄策瞪了他一眼时,他也显得很无辜。

那条龙尾正不受控制的缠住百里玄策柔软的兽尾蹦来蹦去,怎么想都知道这是百里守约潜意识里的冲动,他自己也发现了这不听话的尾巴,有些尴尬地开口道:“玄策……你先回去吧。”

百里玄策开口之前咳了几下,似乎是被呛着了:“然后留你一个人呆在这里死掉?”

“……我不会死掉的。”他回答,我会活着回去见你。

百里玄策不以为意,他冷笑了一下,还想说什么,但毕竟百里守约的体型比他大了一圈,加上觉醒了龙的血统之后变得更重了,他现在也很为难,又丢不下面子,只好搂着亲哥的细腰,当做不在意对方的尾巴对自己的骚扰。

他的想法很好,但是尾巴那块实在太敏感了,百里守约的尾巴缠得太紧了,抽都抽不动,硬实的触感蹭得他又痛又痒,他忍不住咬了咬牙,语气不好地说道:“你好烦啊,能不能放开我。”

百里守约做好了心里准备:“那你放开我吧。”

“我不!”百里玄策赌气似的说道,他气得不行,两人才刚刚离开现场来到长城的墙根下,本来如果没出这意外,两人都很容易爬上去,现在天黑了,城墙上出现火光和夜巡士兵走动的声音,百里玄策开口想喊人,刚张嘴就感觉耳尖被压在身上的人用力要了一下,于是他一声没喊出去,硬生生扭曲成了带着哭腔的叫声。

百里玄策快被他气死了,他吼了一句你干什么,不能懂自己为什么要自找麻烦,要他丢掉百里守约他又不肯。

说不出理由,反正就是不肯,他怎么都不愿意再和百里守约分开,生死不知。

百里守约听不进他的话了,他的眼睛此时变成了诡异的紫蓝色,看上去冰冷又无情,带着魔种特有的残暴,百里玄策看见这双眼睛就感觉火消了一半,他开始有了对死亡的危机感。

他不知道百里守约会不会失去理智杀掉他,他没有这个自信,尽管他很想有,但此时此刻百里守约这么看着他,他没有。

百里守约手一滑,按着他的腰把他推在地上,百里玄策的背靠着冰冷的城墙,一动也不敢动,只是他马上就失去了这个可以自由活动的机会,因为他哥哥马上就跟着蹲下来,用有力的手臂和整个身体把他落在了这一小片地方。

百里玄策连话都不敢说,眼睁睁看着百里守约用类似龙类的手——或者说爪子,对方整个人都显露出龙的特征来,头上螺旋尖角已经长好了——把他的衣服扯烂,然后单手扯住他脖子上的圆环饰品把他拉过来,像拉一条狗或者别的什么畜类,这个动作刺激了百里玄策,但不是生气,是委屈。

哥哥当年背弃约定把他丢掉,现在又把他当野兽随意地拉扯,他心里的委屈不满和恨意达到顶峰,这让他伸手掐住了百里守约的脖子。

对方的皮肤上已经长满了细密光滑的鳞片,百里玄策没法对他造成致命伤,更何况他自己在最后关头放松了力度,重新回到了被哥哥压制的状态。

百里守约没有计较对方的反抗,可能在他看来毫无意义,他依旧扯着对方脖子上的圆环让他靠近,然后在百里玄策震惊的眼光中吻住了他。

从这个吻开始,两人可能就在某种意义上彻彻底底地断绝了兄弟关系。

剩下走评论外链

评论(8)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