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飞行。

一位比较冷酷的帅哥

【郑徐】十倍奉还(end)


原著向我流郑徐
甜饼,不谈考据,只谈恋爱
@蟹粉年糕炒呼呼🐟🐕

郑轩瞟了一眼沉在杯底的白毛尖,干枯的茶叶在热水中翻滚一番后舒展开来,他注视着这个过程,对喻文州的话没做什么表态。

喻文州当然不是那种无人接话就无法继续的人,倒不如说在副队积年累月的轰炸中,他在回应别人这件事上本身便变得十分高明,只听他继续说道:“……他是外地人,前天才签过了合同,昨天留给他收拾行李,今天就要过来跟你做舍友,为了表示一下蓝雨这个大家庭的温暖与和谐,你去接他。”

总之话里话外都透露着“不管你怎么想反正不是我去”的意思,但郑轩也不一定乐意做,论谁在好好的夏休期突然被俱乐部提过来都不会乐意,太麻烦,太折腾。

但郑轩还是会去安安分分做的,毕竟他是郑轩,反正真正追究起来他在夏休期也没什么要做的事,更何况,拒绝喻文州会变得更麻烦。

虽然现在各支队伍都已经有了系统的训练营,想加入的自行报名,通过测试后就算是蓝雨的预备役了,但好苗子谁都不会嫌多嘛!游戏公会那边发现了一个不错的牧师,在交涉后双方都有意愿,条件也正合适,何乐而不为呢,徐景熙这个人就这么被签进来了,当然,他到底有没有那个成长空间还是要在将来才能验收的,现下先把人拉进来再说。

郑轩从俱乐部打个滴滴去徐景熙住的七天酒店需要二十五块钱,那点零头被他自动忽略,下了车后微信显示自动扣费,他事先加了徐景熙的联系方式,这时应该发微信问他在哪,但鉴于他觉得打电话一次性能讲清楚更方便,于是二十秒后徐景熙的手机响了起来。

徐景熙正把一件短袖往头上套,等拉下来之后才觉得哪里不对发现穿反了,正手忙脚乱地脱下来重新穿时郑轩的电话打进来,他只好一边拿着手机一边把另一只手从下摆处伸进去挤进袖子里,这时他还没想到要外放,等他偏着头把手机夹在肩膀与脸颊之间时才想起这件事来。

他的脸颊肉被挤得变形,郑轩在那头听见他的声音突然变得黏黏糊糊的,但没太放在心上,他坐在大堂的沙发上吹空调,说了两句客套话叫他不要急慢慢来,谢天谢地,郑轩原来也是会说客套话的。

徐景熙要带的只有一个旅行箱,但是他昨晚睡觉贪凉,被空调对着吹了一晚上,早上肚子疼醒后在厕所拉到脚软,马桶这种反人类的设计都不能阻止他,现在没什么力气,虽然不至于有多娇气,总归还是不舒服,于是他在电话里问郑轩有没有吃早餐:“要不你帮我带份猪脚粉上来吧,加酸豆角,不要放辣。”

后来郑轩难得扪心自问一次,发现自己对徐景熙言听计从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郑轩根本没吃早餐,他爸出差,他妈在医院值夜班回家后睡得昏天黑地,他想自己蒸点包子也行,但是打开冰箱后发现里面空荡荡的像被洗劫过一样,他就开始嘀咕还不如留在训练营呢,好歹食堂二十四个小时开放。

他也不是没想过下楼去买,但是又觉得好麻烦,随即心想不吃早餐也不算什么,虽然他是职业选手,但是只要不是比赛当天不吃早餐,其他时候偶尔一次无妨。

后来他就被经理叫到俱乐部,又被喻文州叫来接人,最后被徐景熙叫去买早餐。

这么一看,确实到头来还是吃早餐。

他打包一份猪脚粉一份牛腩粉,来到一早记住的徐景熙的房间,然后和他在酒店客房的桌子上一边吹空调一边嗦粉。

徐景熙一看就晓得很有吃猪脚饭的经验,猪脚被炸过,又在汤里泡了半天,变得软软的嫩嫩的,好嚼得很,他上下牙关一碰,把猪脚继续肢解,连皮带骨含进嘴里嗦一圈,然后张嘴把一块的干干净净骨头吐进塑料袋里。

这家店的酸豆角腌入味了,嚼得人口舌生津,徐景熙连粉带汤倒入嘴里照单全收,一看就是饿狠了,郑轩比他好一点,郑轩也饿,所以只是好上那么一点。

现在两人也是一起嗦过粉的交情了,郑轩心想打个滴滴带他回蓝雨自己付钱也没什么,为什么自然而然地在心里用了“回”这个字眼呢,这是当时的郑轩没有注意到的一件事。

一个人来时是二十五块钱,两个人回去时还是二十五块钱,那凑起来能有一块钱的零头照样被他忽略了。

人就算是弄回蓝雨了,但现在还是夏休期,就连训练营也是照例放暑假的,总不好整个宿舍只有他一个人待着——徐景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掐着这个时候来,尴尬一点也是情理之中,好歹依旧能从舍管那里领被褥。

“我晚走一天都要被我爸拖回去打断腿。”徐景熙一边往床单上铺新买的竹编凉席一边说道,那上面还带着灰和粉尘,郑轩看不下去,帮他把凉席用打湿的抹布细细擦过一遍之后晾在阳台阴干,徐景熙也没说什么,任由他动作,但是也不太好一个人干坐着,于是去拿扫帚把房间细细地扫了一遍。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郑轩说,“我回家拿点东西过来。”

徐景熙看上去有些欲言又止,他还不会讲粤语,一直用带口音的普通话和郑轩交流,郑轩看见他嘴巴都张开了,像金鱼那样无声地在空气中吐露着什么,可惜没有水,郑轩看不见那些气泡。

到最后,徐景熙那有些厚的嘴唇又黏合在一起,重新分开时说出一个字:“好。”

既不是“哦”也不是“嗯”这样的语气词,而是一个“好”字,有点逆来顺受的意思,无力又无奈,听上去就很乖,在之后喻文州叫他出去做诱饵并有一半几率被放生时,他有时会反抗一两次,而大多都是这个回应,似乎很清楚自己要面对什么。

郑轩此时听见他这个回答,觉得自己应该还是要多做一些解释才对,但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没人教过他在这种时候要怎么遣词造句,他都已经走到楼下了,又临时折回去,叫上徐景熙:“走吧,去我家吃午饭。”

他那时没想起来自己能打电话。

其实在大部分时候郑轩都是很懒散的一个人,在训练营时就学会了利用装着轮滑的椅子代替走路,有时一个不好撞到门框也懒得下来,懒得有目共睹,连打荣耀时都不能算太走心,该走神时照样走神。

他也有不走神的时候,比如给徐景熙剪指甲时,万一剪伤了对方指尖的嫩肉谁都讨不了好,徐景熙的手很嫩,一看就知道从前在家里娇生惯养的,连敲键盘都不能让他的手生茧,手心尤其嫩滑,整双手在冬天用护手霜细细按揉以后温软柔嫩的触感之后简直让人恋恋不忘,比女孩子的手又多出骨感来。

郑轩是唯一一个有幸让这双手给自己打飞机的人,当然包括剪指甲在内这些都是几年之后的事了,现在他收拾了行李在训练营的宿舍陪着徐景熙度过剩下的夏天。

徐景熙和家里几乎闹翻了,他那个春节没有回家过年,郑轩倒是没去接他回自己家,只是一个人出门,他爸妈问他去哪,他说去谈个恋爱。

郑轩在蓝雨门口找到了蹲着的徐景熙,然后在新年与对方的眼泪中亲了他。

这样不太好,早恋,偷情,而是两个都是男的,徐景熙心想,他硬气一回:“郑轩,你不要太过分,我俏丽吗。”

郑轩说:“俏丽。”

徐景熙被他气笑了,他咳嗽了几声,似乎有点着凉,郑轩摸到他的手都是冷冰冰的,怕他生冻疮。

现在是新年前的最后半个钟,街上张灯结彩却又空无一人,整个世界都是他们两个的,宿舍看门的大爷回家过年去了,他们俩只能翻墙进去,主要是郑轩把徐景熙举过去,不然按他这个小身板跳起来连墙头都摸不到。

郑轩打开宿舍的灯,然后把徐景熙推到床上,主要意思是那么个意思,徐景熙到底未成年,有些事想想就算了,他帮徐景熙脱掉外套和鞋子,一摸发现他的脚也是僵的。

“你怎么这么怕冷。”郑轩说,然后掀开自己的毛衣把他的脚捂进去。

“……”徐景熙欲言又止,这次倒是说出来了,“你干嘛。”

“你瞎吗,”郑轩没说新年快乐,“这都看不出来我喜欢你。”

end.

评论(7)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