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入梦。

陆沉我为舟,陆沉我不沉
不幸会,陆沉/鹿舟

不是好人,不讲道理

只吃糖不吃苦,所吃的苦永远不会变得有意义,活在蜜罐里,没有脊梁,不识风雨

偶尔说说相声,单口

从不后悔

【云亮】《游龙惊梦》加印的印量调查

你们真的太激动了,代理跟我说发预售三分钟之内就有十几个单,还有很多地址写错的,好像你们全都以为三分钟就会完售似的…………

我一开始说印那么多本,副催怂,怕卖不出去,就没印那么多
现在一看,“我就说信我的吧?!”

好,准备加印,不然我们场贩将无本可卖,十分凄凉

可以知道的是准备参广州的八月五号YACA和八月十二号手游only,届时再放具体摊位信息,因为支付宝苦手的小可爱可以考虑一下场贩

好滴,要买的小可爱都回复我,谢谢

一个印象

  吴雪峰。

一个老好人,很多时候已经是在吃亏了,但是去帮别人完全是下意识的行动,改不了。
头发剪得短,是平头,脸是方形的,更显老了。
是兄弟姐妹里的老大。
生得高大,但老是笑,老是去挠后脑勺,也很好相处了。
不是个会刻薄的人,对谁都厚道,给自己倒热水时顺口问一句还有谁要添水,去小卖部买包烟都会问谁要帮忙带零食。
家里该是有些不常住的流浪猫狗,不晓得买猫粮狗粮,给点剩饭剩菜,他自己也随便吃吃,大家也能吃顿饱的。
当影子其实当得心甘情愿,被人骂没什么所谓,反正他又不看,不说别的,理解了叶修的战术,没在意过定位的,因为“去了更好”,他就要去。

这种人,满身荣光。
不是你给他的,是他自己的。

是这样
我现在白天八小时连轴,晚上四小时加班,一天工作十二个钟,成为神仙
我负责云亮合志的主催,现在都差不多到尾声,里面的事我不细讲了
我基友也想让我做主催,她开学没空,我本来是要给她G文的,别说稿子文档没开,我连设定都没想
我参了另一本合志,今晚修仙写稿

我有两个意思
第一,一本合志,主催是真的辛苦,你普通组员除了弄稿子什么都不用干,真实的故事,不服你做主催自己体验
第二,我很忙,脾气不好,不夸我不安慰我的话我都不听,敢给我搞事我把你从铜锣湾砍到尖沙咀

谢谢,我就抽空写个段子是极限了,没有更新

狐狸身上都有股味儿,你们懂我意思对吧
小狐狸特怕水,大抵是天性,不爱洗澡
就臭哄哄
“洗澡,不然不喜欢你”庄周无情转身
小狐狸眼泪汪汪,头发和尾巴毛都脏得打结,小爪子里带着点泥巴,肉垫也脏兮兮
想追,还是只奶狐狸啊,摔地上
哇哇大哭
完全不可爱,反效果
“我洗白白……庄啾你不要不喜欢我……”
好,洗白白
喜欢你,我最喜欢你

【云亮】《游龙惊梦》预售开始,各位可以开始你们的操作了

本子名:《游龙惊梦》

cp:赵云x诸葛亮

定向:全年龄女性向

P数:142P

定价:45RMB

参本人员:

主催:陆沉 @山河入梦。
副催:砂糖

写手(排名无先后顺序):
西风 @上辞西风
朝宗 @川朝宗
酒纪 @酒纪
洛枳 @_洛枳枳
陆沉 @山河入梦。
三尺 @三尺

画手(排名无先后顺序):
阿攻 @阿攻
阿瑟 @诫不临不临不临不临不临不临不临不临
toki @toki长弧中
米哥 @米哥爬墙被打死
jin @-JIN-snow
下饭 @蜜糖砒霜
猫花花 @肆曰
瑞某 @瑞某亮亮胜率到50了吗?

封面:
瑞某 @瑞某亮亮胜率到50了吗?

标题:
沈昀川 @鱼乐今天也很想读书

封面设计/宣图:
时早 @时早

校对:
莺啼 @莺初啼

排版:
人偶 @妖影

代理:
咪啪公会 @咪啪公会

销售地址:http://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id=555775029797

直接在淘宝页面搜索【游龙惊梦】也能直接找到,具体的场贩信息目前无法得知,届时我们将另外放出,请继续关注,8月12日统一发货,童叟无欺

实体和宣图其实有些不一样哦……敬请期待,wink

感谢大家的支持,也希望大家买本的都能吃口好粮,必不失望

以上,如有任何疑问都可以私信我

小狐狸嘛,就是小,贼吧啦缺爱,一下子被人冷落就要哭哭啼啼的
很吵,哭到打嗝,看见庄周还是要摸过去,爪子就这么勾着衣服
哇小爪子已经很锋利了,弯弯的指甲尖儿把衣服的丝线全部勾出来,看着来气,恨不得一脚把他撩开
“庄啾……抱抱……啾!!!”
嘤嘤嘤地哭,还打嗝,抽抽噎噎,撒泼打滚
贼烦
庄周便心想,没法子了,啾就啾吧
然后把小毛团抱起来,真的是毛茸茸的,耳朵头发衣服尾巴,全是毛,抱起来糊人一脸
就顺毛,就哄,啾啾啾
小狐狸就开心了,笑眯眯,“嗝儿”
还有个鼻涕泡

千年之狐变回了只有几岁大的小狐狸,包括智商
站都站不稳,化形也化不好,还是狐狸爪子,有肉垫,没来得及长茧子,粉嫩柔软
背后的尾巴不长,但是毛多,全部蓬起来,像巨大的兔子尾巴
爱摇,还不让人说
抬头看人,踮着脚,爪子全勾人衣服上,一边哭唧唧一边要人抱
牙没长齐,说话都漏风
“庄……庄啾!!”
就像这样

晚上工作得恍恍惚惚的时候,毫无预兆地想起了沈云黎,真的是非常突然,因为在此之前我就没有再想到过他,这么说吧,根本就是忘记了还有这个人
记性实在是不好,写下来,存着
认识了怎么说也有十年了,名字是近几年才取的,我一直以为夏达《子不语》里那个黑发少年是叫沈云黎,结果重温时才发现他只是姓沈,没出现名字
当时就在想,“妈耶……那沈云黎……是谁啊……”
就给他用了
印象里不高,一米七顶天了,脸只看清过一次,像是马上就要报复社会的少年犯
说话言简意赅,大多都是指令,“回去”,“走那边”,就这样,“跟我走”这种话一次没听见过,可以说很不浪漫了
已经完全忘了最后一次见面时对我说了什么,因为在此之前已经进行过非常正式的告别,所以他的表情是很嫌弃的,偏过头,压着下巴,对我翻白眼,说了一句话
究竟说了什么,我一个字都想不起来
应该是在说,“你来干什么?”
对于分别的整个过程,只记得有人对我说了一句“他不会再回来了”
一大早哭着醒来

我有某种病史,在那种地方什么都让我绝望,但是有他在就能变成史诗级大冒险
一经分别,整个都趋于平淡,也不会再记得任何细节,刚开始可以说完全不习惯的,甚至有意识地找他,这个很神奇了,后来心想,他不会再来了
我就自己一个人呆着了
竟然真的没出岔子

但我心里是充满愧疚的,我是不是把他一个人留在那种地方了
还是他们两者本来就是一体的
我怕是想不明白了

歪,沈云黎吗,别的小朋友都被梦中情人接走了,你怎么还不来啊,我要等多久你才会来啊

回去翻阳阳给我的生贺,这两段真的笑得晕过去 @今绛堂
说人话
fo她,谢谢

一个安利

@鱼乐今天也很想读书

字里行间全是风骨底蕴,学一百年学不来,区别在于积累多少,自愧不如,看一次惊艳一次
为人棱角分明,于人群里一眼辨认出来,自成气韵
说相声有理有据,埋进去听全是树荫下的老生常谈,像是“不就是那么回事吗”,里面都是风雨啊
被她的“今天不蹦迪,明天变垃圾”洗脑,刚刚写稿子都把“蹦极”打成“蹦迪”
…。
给我道歉:)
我编不出来了,fo她,爱她,谢谢